大工匠丨20岁就拿了国际金牌,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壹点号大工匠2018-04-23 20:05

近年来,“世界技能大赛”被聊的火热,可不在技能圈的你或许对这个名词很懵。那么世界技能大赛是什么呢?

世界技能大赛由世界技能组织举办,被誉为“技能奥林匹克”,是世界技能组织成员展示和交流职业技能的重要平台,每两年举办一届。换句话说,这是世界技能人的最高战场,如果你自诩在某种技能上“天下无敌”,那你大可以来这里跟各制造强国派出的国家代表比一比。

同样是世界级竞技比赛,但世界技能大赛在规则上与“奥运会”有一个明显的不同——年龄限制。大部分竞赛项目对参赛选手的年龄限制为22岁,制造团队挑战赛、机电一体化、信息网络布线和飞机维修等有工作经验要求的综合性项目,选手年龄限制为25岁。

这意味着,在世界技能大赛战场上,你绝对看不到年龄层面上的“老将”,只能看到承担着社会未来建设的青年佼佼者。除此之外,每个国家在每个项目上最多派出一名选手参赛,而被派出的那个就是毫无疑问的全国第一。我省选手袁强去年在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中摘得工业控制项目金牌,他是世界第一。

袁强的夺冠是山东挑战世赛的金牌“零突破”,也是我国挑战世赛工业控制项目的金牌“零突破”,这位破“双零”的世界冠军出生于1997年,夺冠时刚满20岁,一回国就被奖励了100万,各种荣誉证书都拿到手软,还到中南海被总理亲自接见。

年龄小不小?小!在世界技能大赛上,除了袁强,我国派出的最小代表在当时刚满18岁,年纪更小。这群人年纪轻轻取得的成就,比许多人一辈子拿的荣誉都多。还不仅仅是袁强,他还有一帮子世赛战友,这群人也个个是国内顶尖技能青年。

不说在世界级比赛中出线,单单在国家级比赛中出线也是难上加难。那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今天就拿4位代表性人物举例,跟大家聊一聊背后的秘密。

袁强(1997年)

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工业控制项目金牌选手

他是山东工业技师学院2015级工业机器人应用与维护专业的一名普通学生。对他而言,年龄小,可压在身上的担子不小,把学校希望、潍坊希望、山东希望、中国希望统统扛了个遍,他心里有苦还不敢让人觉察到,有一段时间只能在每天的备赛训练后一个人躲起来偷偷地哭。这是他的20岁 。

2015年,袁强报名参加了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山东省选拔赛,获得全省第一名。2016年8月,代表山东省参加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全国选拔赛,获得全国第一名,成功入选国家集训队。在国家集训队选拔赛中的三个阶段,分别以“9进5”选拔赛第一名,“5进2”选拔第二名,“2进1”选拔赛第一名的成绩,一举拿下了宝贵的世赛工业控制的唯一名额。

在2017年10月15日至18日连续4天的世界技能大赛决赛中,袁强每天都在经历“致命伤”,可这位瘦瘦的20岁小伙儿硬生生地顶住了。最大的致命伤是“考官发错了卷子”,袁强在比赛第4天遇到了,他甚至不知道卷子是错的。“第4天编程任务图纸应该有20页,但是我的只有5页,缺的恰恰是很重要的编程画面内容。”袁强回忆。

最终经过协调,他得到了专家给予的15分钟补时。袁强说,我拿到最后的题都不知道题干描述的是什么,我当时好绝望。没办法,我就哪里会做做哪里,争取拿最多的分数。”

19日晚,当袁强的名字在阿布扎比上空响起时,他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当时有记者在现场采访,问我拿金牌是什么感受,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就一直喊,‘中国!中国!中国!’”袁强说,“那一刻感觉自己梦想实现了,很激动。我是第一!我是世界第一!”

曲笛(1995年)

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烹饪(西餐)项目优胜奖选手

她是来自山东省城市服务技师学院烹饪专业的学生,更是一个敢于挑战西餐的中国姑娘。在第44接世界技能大赛中,我国是第一次参加烹饪(西餐)项目,没有任何比赛经验可循,全靠曲笛摸索。其他国家的参赛选手赛前已经培训了三四年,而她仅培训了100天,压力可想而知。

2017年6月27日,在世界技能大赛西餐烹饪项目中国集训队选拔赛中夺冠后,曲笛便由世赛烹饪专家组组长朱一帆全权接手,进入上海迪士尼度假区中央厨房进行备赛培训。

“一直在练基础。在进入迪士尼的第一天,整整切了500斤娃娃菜,练刀工、练速度,似乎切完了这一辈子的娃娃菜。”在刀工方面的基础课,曲笛只能耐下性子慢慢磨,“一块鱼,一刀下去,固定在多少克,每条鱼都不一样,有薄有厚,但是必须卡重量。拿过来一条鱼,先称,再根据菜的分量决定要把鱼切成几块,这样一直苦练。

当被问及在训练过程中有没有自己的“小窍门”时,曲笛愣了半晌说,“世界技能大赛是没有任何窍门的,只有练。”在曲笛看来,世赛上,有些所谓窍门只会让选手吃亏,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就像对我而言只有“称”是最准确,不能省力气。

一切都是仪器测量,而不是凭裁判的经验,做不得一点假。曲笛说,只有把技能练娴熟了,才能应对世赛。

邓欣(1997年)

2017年中国国际技能大赛车身修理项目金牌选手

来自日照市技师学院的邓欣,别看他去年夺冠时才20岁,但早已是驰骋沙场的“老将”。

“我2013年入校学习,2014年就开始参加比赛。而在2014至2016年间,我三年内参加了两次市赛、六次省赛、一次国赛。”提到自己响当当的战绩,这位清俊的大男孩显得有些羞涩。正是因为三年赛场的经验积累,2017年邓欣拿下中国国际技能大赛的世界冠军。

对于邓欣而言,“冠军”并非一蹴而就。他提到,当初报名的同学很多,假期都在进行训练,而自己就是那个坚持到最后的人。2017年春节期间,为备战第44届世赛选拔,即便是寒假他也一刻没闲着。“有时候练得麻木了,可是真正看到自己又攻克了一道难关时就会感觉很欣慰。”邓欣说。

让邓欣记忆最深刻的是在云南集训基地集训的日子,因为考核所需的车型只有上海、云南、郑州三个基地有,这种车型对邓欣来说是完全陌生的。“本来6个小时的工作量,我用了整整一夜的时间还是没做完,而天一亮又得继续跟随队伍训练。”邓欣说,如今他又报名参加第45届世界技能大赛车身修理项目,即便之前战绩辉煌,但他也对备赛训练一点也不敢放松。

任洪鑫(1995年)

2017年中国国际技能大赛电气装置项目银牌选手 

很难想象,为全身心备战,任洪鑫曾卷着铺盖在3平米的实训室住了半年。正是由于这份努力,他从淄博市技师学院电气工程系的一名学生,成长为站在淄博市技师学院三尺讲台授课的专业教师。

从2014年到2015年底,任洪鑫一直作为“基础最差”的学生在恩师王希友的班级里学习。但就是这位当时学习最差的学生被王希友一眼相中,他邀请任洪鑫加入当时学校为对接世界技能大赛而设置的电气装置项目大赛培训班。

任洪鑫是大赛班基础最差的学员,周围的队友让他倍感压力。强烈的自尊心和不服输的精神让任洪鑫不得不采取措施“补短板”。“我不想当倒数,训练的时候就一直缠着师傅,不会就问。别人训练完了就回去了,我从宿舍抱着被褥就睡在了训练室,前后住了有大半年。”任洪鑫说。所谓训练室,实际上是一个半包围的长约3米、宽约1米的训练装置,任洪鑫白天在装置里进行训练,晚上就把用来组装装置的木板叠成块,躺在上面休息。

不仅如此,任洪鑫的训练强度也超出了自身负荷。“有一次,师傅一天让自己弯了300多个PVC线管,最后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了。”任洪鑫说。正是有这种刻苦拼搏的精神,2016年6月,任洪鑫以电气装置项目山东省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山东省集训队,同年8月,以全国第四名的成绩被选入国家集训队。2017年又取得中国国际技能大赛电气装置项目银牌。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见习记者 王小涵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