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悦悦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报料

悦读大学|跑赢苏炳添领衔的广东队,第四棒来自鲁东大学

悦读大学

2021-09-27 19:46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首席记者 巩悦悦

全运会4X200米决赛。赛前公布的名单中,苏炳添的名字赫然在目。当外界认为广东队能够如愿夺冠时,黑马出现了:

山东队在最后一棒落后的情况下一路追赶,抢在撞线前完成超越,以小于0.01秒的优势夺冠。四位运动员用1分20秒83的成绩,创下了新的亚洲纪录。

27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采访了田径赛场上山东队“最后一棒”——鲁东大学大二学生乔臻和教练员张增惠。

最后30米,一场精彩的“表演”

此次全运会4X200米男子决赛中,一个弯道回来,同样作为第四棒的广东队严海滨曾一度超越山东队,不过山东选手乔臻很快追上。赛后公布结果:山东队战胜苏炳添领衔的广东队。

得知刷新亚洲纪录成为冠军,乔臻和其他三位运动员王胜杰、解玉强、张耀荣在场上沸腾了:在观众的见证下,他们欢呼着紧紧拥抱在一起。

时间回溯到9月23日晚,进场前,参赛队伍和人员公布。

教练员张增惠告诉四位运动员:“广东队、福建队的整体实力你们都看到了,我们没有冠军,也不要去想前三名,只需要把握好自己,要有一种拼搏精神。”

马上上场了,张增惠又对乔臻说了另一番话:“最后可能要出现你的表演。”

不一会儿,4X200米男子决赛开始。

乔臻事后回顾,因为紧张,他前期把基础动作跑的有点乱,感觉上半身有些僵,后半程调整过来并且顶住了压力。

因为教练赛前一番话,在跑到最后30米的时候,面对出现在前方位的广东队严海滨,乔臻内心只有一个信念——顶住,以最快速度冲线。

打破纪录,他们称“是天上掉馅饼”

记者注意到,早在6月25日,山东队曾在全运会资格赛男子4X200米接力决赛中打破亚洲纪录。当时跑第一棒的是乔臻,他为何又在几个月后变成为了第四棒?

“第一棒190多米,对他来说有些浪费。”那次之后,张增惠开始让乔臻练习第四棒。“前期不敢把他放中间,主要是因为接棒不好。回来后专门培养第四棒,结果他掌握得非常快。”

4X200米接力的特殊之处在于,加上起动、交接过程,后三棒实际跑了230米左右。但对每一位运动员来说,200米后的30米很难跑。

乔臻评价自己这一跑,在实力强劲的对手面前,自己赢就赢在注意力集中上。在他看来,如果严海滨少回头一次,赢家可能就属于广东队了。

即便再次打破亚洲纪录,这个20岁的山东小伙还是直言“运气成分很大”。

观看比赛回放视频,张增惠分析道,如果福建队汤兴强交接棒顺畅,山东队和广东队就都输掉了。广东队最后一棒,如果最后二三十米不是总转头看乔臻,也没了。

和乔臻观点一致,张增惠也认为“运气成分很大”。因此,当外界发来祝贺的时候,他统一回应道:“是天上掉馅饼了!”

最后一棒,一场漂亮的接力

4X200米接力是今年的新设项目。在张增惠看来,这一项目比4X100米、4X400米都难接,主要原因是“一拼拼急了,后面就跑不动了。”

“如果按照4X100米起动就接不上了,按照4X400米起动搞不好就撞上了,所以这个项目很难把握。”

张增惠因此作出要求,第一棒运动员平时练习100米、200米项目,后三棒运动员平时练习200米、400米项目,要着重增强速度和耐力。

放眼到整个决赛队伍,第五名是1分21秒36,前五名都破了亚洲纪录。

“运动员都知道很多队不错,但不知道有多么深刻。我非常清楚,但又不能给他们造成一些紧张。”最后,张增惠只是跟他们说:做好自己的事,不要想名次,不要想成绩。

大赛当下,张增惠嘱咐运动员把握住三个点:一是标记,起动时看好标记;二是起动;三是加速。

“预赛完第二天有个空隙时间,我们专门到场地上训练,对几个环节进行了严格要求。赛前一天又进场训练,开始做一些改变和调整。”张增惠说,因为这些调整,在真正交接棒的时候,山东队成为所有队伍里接棒最顺畅的一个。

要知道,赛前一段时间的训练之中,乔臻的状态显得有些飘忽不定。“有时交接棒起早,有时却又跑太快”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他,“比赛前一晚,我还在思考如何把交接棒接的更顺利一些。当时一直按照教练设想,模拟练习一种顺畅的程度。”

比赛开始后,相比其他省队,乔臻完成了漂亮的第四棒接力,“正好加速加在高峰时接上了”。

偶遇“苏神”,一种很强烈的压迫感

“刚撞线时很懵,不知道是我先过线还是他先过线。”在得知刷新亚洲纪录成为冠军后,乔臻心里非常兴奋,“我们四个人已经压抑很久了。福建队在预赛刷新纪录后,我们心里一直憋一股劲儿,想把纪录再拿在手里。”

但几乎快要到比赛检录的时候,乔臻才知道苏炳添要跑第一棒。当时,张增惠给运动员做简单交代,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今天晚上机会来了,苏炳添第一棒。

“虽说现场看到过苏炳添在训练,但官方查询分组人员时却又刷新不出来。检录完之后,我们在决赛现场见到了苏炳添。”乔臻坦言,面对“亚洲飞人”,顿时感觉压迫感很强。

对每一个田径爱好者或运动员来说,大都会有一两位偶像,而苏炳添正是乔臻的偶像。“毕竟比赛结果还说不准,就没往多了想,当时赶紧将这种紧张感转化成了动力。”

在和队友的共同努力下,乔臻所在山东田径队拿下了一枚金牌、一枚铜牌。赛后凌晨,他发了一条很长的朋友圈。文字开头提及:第一届全运会结束了,赛前受伤让我非常遗憾没有参加个人单项比赛,心有余而力不足。

“张老师带领了好几个400米栏冠军,我们队伍的传统400米栏很强。下一届全运会,我想转攻一下400米栏这个项目。”在乔臻看来,张增惠是一位值得信赖的教练,也正是因为这种信任,他才能在此次4X200米冲刺时更有底气。

记者了解到,乔臻是鲁东大学的大二学生。“到了全运会,任何不归于训练的事情都得放弃。”乔臻说,学校里边的事情都是老师们在帮着处理,他感谢母校提供的便利。

提起家人,乔臻语气里有些激动。

“我平时顶多发个消息问一问,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家人给我打视频。”乔臻说,“一直很感谢父母在背后默默支持我,也正是因为这种无条件的支持,才能让自己安心训练。”

延伸阅读>>

金牌教头张增惠:

走出去、请进来,中国田径一直在进步

作为金牌教头,张增惠曾是中国田径队的功勋教练,培养出高永红、黄潇潇、庄振平、张世宝、程文等多位优秀运动员。他带队参加了七届全运会,拿到11枚金牌。

深耕田径运动场多年,在张增惠看来,中国的田径运动走出去、请进来,这些年一直在进步。

“奥运会上苏炳添的9秒83,王春雨的1分57秒,这水平是以前不敢想象的。”张增惠说,这次全运会上,大家也都意识到整体水平提高很大。“像是100米的第八名10秒29,以前这个成绩都是排在前三的,所以整体水平非常非常高。”

“山东短跑属于比较弱的,这些年来一直在需虚心向广东、广西、四川、浙江等兄弟省份学习。”

在张增惠看来,田径是竞技体育的基础大项、运动之母。“山东在这次比赛中的金牌拿下了,希望未来能发展的越来越好。”

责任编辑:巩悦悦

值班主编:周国芳

巩悦悦

不忘初心

阅读 9727 已上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