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飞跃

其他

报料

壹点315|货拉拉紧急刹车36天背后:在创新与安全间如何出牌

大众报业·齐鲁壹点2021-03-14 19:17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刘飞跃 

从2月6日到3月14日,货拉拉事件中长沙女孩去世已36天,但是关于货拉拉等同城货运的讨论却一直没有停止。36天中,从货拉拉提出整改措施,到交通运输部公开表态,再到深圳交通局“吃第一个螃蟹”约谈货拉拉平台,狂奔的互联网同城货运正在“紧急刹车”。不过,有网约车平台的前车之鉴,货拉拉的监管将会越来越严格。

逃脱不掉的“墨菲定律”

3月11日,货拉拉通过其官方微博公布整改进度。10日,货拉拉上线搬家及跟车订单行程录音功能,并试运行车载设备。货拉拉风控负责人朱怀宇介绍,安装的“安心拉”设备主要有三个镜头组成,对内的驾驶室录像摄像头,对外的行驶记录摄像头,还有安装在货厢内部的货物摄像头。

货拉拉自2014年进入大陆市场后一路狂奔,中间曾经遭遇舆情危机,但没有如此严重。对于估值百亿美元的互联网平台来说,这30多天似乎进行了“紧急刹车”。创始人兼CEO周胜馥带队成立安全整改小组便是明证。

这是货拉拉在事件发生后的32天后,推出有实质性的、公众能够看到的整改措施。货拉拉平台真正对女孩之死做出回应是在事件发酵后的当天,也就是2月21日,但当时回应仅仅是作为平台感到悲痛和遗憾,会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

何为“应该承担”?就是这番看似完美的话术引发了公众信任危机,因为互联网平台的这种套话实在不新鲜,公众更关注的是平台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以及如何快速地解决类似问题。

货拉拉并非没有前车之鉴。早在3年前,网约车出现了一系列重大安全事件,行业巨头 “滴滴出行”开始了车内录音、录像功能。虽然当时引发一些讨论,但事实证明不管对行业发展还是保证司乘安全的确提到了重要作用。

不过,有媒体对货拉拉的录音功能进行实证。其中,在北京多次下单实际乘坐货拉拉车辆后,司机师傅尝试在行驶中强制关掉App,自动录音被中断,出现弹窗提醒,可正常抵达结束订单。

声称有庞大技术团队的货拉拉,为何不能吸取网约车的教训而提早布局?“很多新事物总会预感到一些苗头,应该防患于未然。就像墨菲定律一样,有可能迟早就会发生,如果能够降低到最低,就不会出现这种突破底线的问题。”山东大学交通设计研究中心主任张汝华分析。

 

在“留司机”与“提门槛”间走钢丝 

除了跳车事件引发争议外,货拉拉近期又因为会员费上涨而引来投诉。而如果不购买会员,司机每天只能在平台接2单生意。虽然平台相关负责人对此做了详细的解释,但是依旧没有打消民众的疑问。

目前货拉拉推行的是会员制和抽成制。省城业内人士介绍,长期干的适合包月,不限制单数,如果觉得单子少,长期干肯定不合适,如果兼职干,可以选择抽成制,平台每单要扣一定的比例。

会员费上涨或许仅仅是个开始。以此网约车市场为例,在发展初期每单是21%左右的抽成,对车辆和车主都没有任何限制,后来随着国家对网约车市场监管力度越来越大,平台使用费目前上涨至25%还多,一些车主觉得不适合就慢慢退出了网约车经营。

某网约车平台工作人员对记者分析,平台初期为了增加流量,自然会通过低门槛吸收车主和车辆,但是随着平台的发展、市场的变化,门槛只能越来越高,一些不合适的车主和车辆就会被“考核”掉了。

“既不能搞一刀切,那样平台就没有流量,吸引不了投资,又不能让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搞的大家都没有饭吃。如同走钢丝一样,互联网平台就在这种此消彼长间,保持一种动态的平衡。”上述工作人员坦言。

虽然货拉拉平台没有对后期使用费做出说明,但可以预见的是,随着行业监管力度加大以及平台自身的整改,由此带来的行业管理成本升高,最终的埋单者或许就是司机和用户,网约车价上涨就是例子。

高层的表态与地方“吃螃蟹”

不过,对于行业监管上,同样作为新生事物,交通运输部对网约车和同城货运的态度并不是很一样。对于前者,交通部多次明确表态,鼓励创新,但私家车不能接入平台。但对后者,基本上没有非常明确的表态。

直到货拉拉正式整改的半月前,2月25日,交通运输部才对货拉拉一女生跳车事件进行回应:牢牢坚守安全发展的底线,始终把维护和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决不能打着创新的旗子,打着互联网的牌子走以牺牲安全为代价的发展路子。

这是交通部的第二次表态,第一次表态发生在2020年4月份。交通部彼时对网络货运平台经营不规范行为进行核实处理,并点名货拉拉、快狗打车、满帮等货运平台。不过上述监管更多的是规范市场方面,比如运价、会员费等,对安全问题涉及很少。

交通部的表态发出了明显的信号,因为在此前,货拉拉这种互联网同城货运平台处于监管模糊地带,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行业监管部门,这也直接导致了像货拉拉这样的同城货运处于裸奔的状态。

记者梳理,对于货拉拉等平台监管问题,交通部的网站上有不少相关信息。这些信息涉及到货拉拉监管部门、是否合法、非法营运等等,最早的问题甚至出现在货拉拉等平台刚刚起步的2015年。

就在3月3日,长沙市高新区公安分局发布“关于周某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案件的情况通报”后,深圳市交通运输局再次约谈货拉拉公司相关负责人。督促平台建立、完善交通运输相关安全管理体系,配备安全管理人员等措施,落实运输环节货物运输安全相关要求。

吊诡的是,与地方政府大力查扣网约车、黑车等行为相比,对于货拉拉这种新生事物,地方的态度要比交通部更加“宽容”。记者梳理,目前除了深圳市有约谈之举外,其他地方尚没有类似措施。

游走于“灰色地带”的从业者

货拉拉这种货运形式并不新鲜,他们脱胎于此前的小型搬家公司。这些搬家公司经常出现坐地起价、乱收费、宰客等现象。2009-2018年,中国同城货运行业市场规模从3728亿元增长至8050亿元,年均复合增速为8%。但长期以来货运需求与货运司机的精准匹配一直是同城货运行业的痛点,同城货运网约车平台由此应运而生。 

“一个人,一辆车,装上货,要么跑小物流,要么搞搬家,反正还是那些人,来来回回。”熟悉货拉拉行业的省城某的哥说,虽然一些平台号称几十万车主,其实从事这种行业的人就那么多,好多人都在这些平台间来回游走。

而按照此前记者的采访,随着出行市场业态越来越丰富,一些原来出租车的人因为生意不好会买一辆车跑网约车,也有一些网约车跑够了再次回归出租车行业,更有一些人甚至直接从“拉人”跑起了“拉货”,有人会从拉货又变为了“搬家”。

省城某“前”货拉拉司机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他积累了不少老客户,因为平台抽成较高,再加上交警查超限超载车,自从货拉拉出事后便没有再打开APP,现在主要服务那些优质客户了……

2009年,货拉拉创始人周胜馥从澳门赌场“出关”,带着赢回的3000万港币回到香港创办平台。用他自己的话说:“德扑是一个零和博弈,自己赢,别人就要输,在德扑上没有进步空间后,我想做一些创造价值的事”。

不知道对于一些从业者的选择,“赌徒”周胜馥有没有算到这一步棋牌?

责任编辑:曹竹青

值班主编:曹竹青

刘飞跃

关于道路交通的线索,关于历下区的新闻都扔过来吧

阅读 2839 已上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