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无意说出一句话,国民党中将李仙洲沦为阶下囚

壹点号说古谈今03-04 16:25

壹点号“说古谈今”前段时期刊发了多篇介绍莱芜战役的文章。1947年2月,华东野战军发起莱芜战役,最终以解放军的全面胜利而告终,国民党第二绥靖区中将副司令长官李仙洲所率七个师6万余人全部被歼,李仙洲也成为了解放军的俘虏。

国民党第二绥靖区中将副司令长官李仙洲

而说起李仙洲被俘的是,还有着一个故事:李仙洲当时已化妆成普通士兵蒙混过关,因一个七八岁小孩无意中说的一句话,已被解放军释放的李仙洲又被重新抓回做了俘虏。

1947年2月,莱芜战役以解放军的胜利而告终,当时战场上到处都是国民党军俘虏。

描写莱芜战役战斗场景的油画

当时解放军对待俘虏有政策:对于身上有伤的国民党士兵,将把他们全部送回国民党军队。而国民党方面对此也持欢迎态度。

李仙洲是在他的指挥部附近被抓的,当时他化妆成了普通士兵,他腿上又受了伤,因此就被他混过去了,经解放军军医检查,确认他不适合被留下,就混在普通的领路费士兵们给放了。

当时李仙洲有个马夫,这个马夫有个干儿子,只有七八岁,国民党军被打散之后,马夫的干儿子找不到自己认识的人,不管到哪个战俘管理的地方,也都没有人要他,这个孩子就哭上了。解放军的供给处处长路过时看到了,感到很奇怪,了解情况后,就给了孩子一点饼干吃,还说:“没有人要你,你就跟着我好了。”在和孩子说话时,这个孩子无意中问了一句:你们怎么把李司令也给放了?

听到这句话,处长深感事情重大,问清楚之后立即向上级报告。这时,解放军才知道李仙洲已经被俘虏,不过早已乔装打扮成伤兵,正在向国民党军队驻扎地进发。

24师师长得知消息后,由于战斗刚刚结束,各地电话都处于停顿状态,电报也不好使。他立即命令手下骑兵通讯连的人骑马赶上骑兵连,然后让骑兵连的人去分头寻找李仙洲。

家住山东省莱芜市的张信元老战士,当时是华东野战军8纵24师的一名骑兵战士,俘虏李仙洲当天,他正在师部值班,当时师长就是派他去追赶骑兵连的人。2009年7月,在接受东方网记者采访时,他向东方网记者讲述了俘虏李仙洲的真实过程。

张信元老人介绍当年俘虏李仙洲的情景

张信元老人说,在他出发前,由于担心半路上国民党的散兵游勇会抢夺他的马匹。副师长还特意给他打扮成国民党士兵装扮,并嘱咐他:“看到国民党士兵,就说你是转达司令部命令,要求他们立即向北突围。”其实,向北突围恰恰进入了解放军的占据点。

张信元骑着马一路畅行无阻,遇到不少国民党士兵,他都用这种方法搪塞了过去,但在接近自己连队的时候,他却差点被自己人打伤。张信元说:“马跑着跑着,有人向我大叫,我对他大喊‘我是自己人!’。没想到一颗子弹就从我脖子后面钻过去了,这下吓得我够呛。但我没有停下来,继续往前赶。这时,正前方一个战士也向我开了一枪,这枪把马的脚掌打穿了,马匹惊得站立起来,我被掀下了马背。”张信元火了,摘下自己的帽子,开枪的战士才发现这是和自己一个连的战友张信元,赶紧把他带到了连队。

连队首长接到命令后,立即让骑兵连兵分三路去追赶李仙洲所在的国民党伤病队,终于在一个村子后边把他们截住了。

张信元回忆,当时师长立即赶到了这里,领导在村子里的一个台子上说了一番话后,一个穿着普通国民党士兵衣服的人站了起来,说:“我就是李仙洲。”张信元说:“他一边站起来说话,一边还把一个胳膊举起来,然后慢慢的朝队伍前边走。旁边的国民党士兵都议论纷纷,没想到他们的长官穿成这样坐在这里。”

张信元说,解放军领导对李仙洲很客气,看他腿上有伤,拍了两张照之后,就把他扶到一边休息了。

被俘后的李仙洲

李仙洲被俘后作为战犯被关押改造教育,于1960年11月被最高人民法院特赦释放。此后,历任山东省政协秘书处专员,省政协委员、常务委员,民革山东省委员会委员、常务委员等职。1978年2月起任五、六、七届全国政协特邀委员。1983年12月,在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央委员会顾问;后又被选为民革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和常务委员。1984年6月,黄埔军校同学会成立后,被推选为理事,任南京黄埔军校同学会名誉会长。1988年10月22日在济南逝世,终年94岁。

参考资料:

《莱芜战役中如何活捉李仙洲 亲历老战士讲述真实过程》 2009年7月30日东方网 作者蒋泽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康鹏,图片来自网络)

下载齐鲁壹点客户端,关注本壹点号——说古谈今,就能查阅以前的文章并能第一时间看到更新。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