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见|印巴冲突,一场持续七十年的“大国阴谋”

壹点号昱见03-02 21:08

最近几天,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爆发了“本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冲突”:2月26日,印度空军12架装有激光制导炸弹的“幻影2000”战机突然空袭巴基斯坦,巴方立刻还以颜色,开炮还击……印巴两国独立72年来打了三次全面战争,而眼下日益升级的印巴冲突让人担心第四次印巴战争是否正拉开序幕。

印巴两国在人种、语言、饮食和风俗上十分相近,两国都曾是英印帝国的一部分,但这两个“同宗兄弟”之间的仇恨如此闻名于世,以至于展示互相较劲、剑拔弩张气氛的印巴边境降旗仪式都成了世界知名景点。这血海深仇究竟是怎样产生的呢?它其实是被人为制造出来的。而这场阴谋,是一个业已退场的超级大国的“最后杰作”。



被制造的印度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是中国人最熟悉的《三国演义》的开场白。在中国人心目中,似乎普遍认同这种“天下大势”。然而,不需放眼世界,只要看看我们的邻居印度,你就会发现这个“大势”在那儿并不适用。

“在英国人到来之前,印度不是一个国家,只是一个地理概念。”这是连印度开国总理尼赫鲁都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放眼南亚次大陆,从古至今一直处于邦国林立的状态,从未实现过真正统一,也从未有过一个统治整个国家的中央王朝。横亘这片大陆西北部的兴都库什山脉不够高,导致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新的征服者从中亚或西亚涌来,试图征服印度。但这座山却又足够高,导致每个征服者“功业未半”就遭遇补给等问题,无法成就统一印度的大业。而这片土地自身山脉纵横、水网交错的特点,也给了每一个来客以生存空间,建立起众多封建土邦。

于是,当跨海而来的英国人登陆南亚次大陆,并用近代火器和军事制度轻松战败这片土地上最后一个霸主莫卧儿王朝时,无奈地发现这片殖民地居然是这样一幅图景:这块土地上居然分布着近600个大小不等、分裂割据的土邦。所有土邦加起来面积达500万平方英里,占英国统治南亚总面积的45.3%,人口达8600万,占当时区域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更糟糕的是,这些土邦之间信仰不同、语言不通,彼此弄不好还有积了成百上千年的世仇。“治理印度,就像征服它一样,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是24岁就当上英国首相的政治天才小威廉·皮特的无奈感慨。

然而,国运正盛的英国愣是在19世纪几乎完成了这个“不可能的任务”,以承认各土邦王公地位和自治权为代价,换取各土邦宣誓效忠英王,各土邦王公和大英帝国签订条约,接受英王兼印度皇帝的君主地位,同意副王(总督)控制其外交和国防大权。



正是英国人的这种高超手腕,把原本松散的南亚次大陆打造成看上去像一个整体的“印度”,今天人们在提起印巴冲突时,总会提及英国人从中作梗,却忘记了如果没有英国,今天南亚次大陆上将绝不只有印巴这一对矛盾,而是数百个邦国无休止的缠斗。

被制造的巴基斯坦

英国人对南亚次大陆的整合最终未竟全功,或者说,20世纪以后印度民族独立运动急速抬头,让英国人开始有意地给这项工作“帮倒忙”。

今人常常忘却的是,20世纪初的印度民族主义者——占据人口多数的印度教政治精英(包括圣雄甘地),非常想完全接受英国在南亚次大陆的所有殖民地,甚至还向英国人提出,能否将之前英国王室直辖的斯里兰卡纳入独立后的印度联邦。如果这个美梦成真,今天的印度将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方圆1000多万平方公里,独霸整个印度洋。很显然,英国人被这个野心勃勃的梦想吓怕了。于是,随着印度独立运动兴起,英国人开始着手拆分他们一手捏成的印度。

这项工作最大的成果就是制造了巴基斯坦。其实,巴基斯坦这个国名是由一些在英国剑桥大学读书的伊斯兰留学生提出的,他们把旁遮普、阿富汗、克什米尔、信德等印度伊斯兰教徒居多的地区名称的第一个字母和俾路支的词尾合成Pakistan,即巴基斯坦。这个概念一被提出,立刻得到了英国推波助澜,以至于原本看起来铁板一块的英属印度殖民地,在之后短短几年有了一条明晰的“界限”。

打好“心锚”之后,英国人正式动手。1931年9月,英国组织召开圆桌会议,确认只有印度各民族、各宗教团体的权益得到保障,才能讨论自治问题。这话看起来没什么毛病,其实却暗藏杀机,意在分化各派势力。果然,决议一公布,印度教徒为主的印度国民大会党(国大党)和全印穆斯林联盟(穆盟)立刻发生分裂。英国人见状顺势两手一摊:既然你们谈不拢,那选举好了。

1937年,印度根据英国为其制定的新《选举法》进行大选。国大党以716席对109席完胜穆盟。国大党领袖尼赫鲁得意忘形,竟公然宣称:“印度只有两个政党——英国殖民政府和国大党。”被此话彻底激怒的穆盟领袖真纳从此彻底倒向寻求建立巴基斯坦的道路。

眼看时机成熟,英国在1946年抛出最关键的杀手锏:印度各地区分为三组——印度教徒为主体的、伊斯兰教信徒为主体的和两个宗教信徒杂居的,分别进行投票,自行决定归属。这个今天听起来颇为耳熟的“全民公投”,在当时的印度却酿出灾难性后果。因为消息公布后,所有人都意识到,如果自己身边的异教邻居太多,自己的家乡未来可能被划到不承认自己公民身份的“外国”去。于是,一些人毫不犹豫地向这些邻居挥起屠刀,而这种屠杀引来了报复,报复又引来更多报复,种族仇杀开始了。



事已至此,英国殖民当局对印度乱局却抱着一种“关我啥事,我要回家”的态度。1947年2月,英国首相艾德礼决定,印度将不晚于1948年6月独立,而事实上,在1947年7月,英国下议院就宣布一个月后成立印度和巴基斯坦“两个自治领”,比原计划又提前了近一年。为了赶在这个儿戏般的独立日前划定边界,他们匆匆请了一位“从未去过直布罗陀以东地方”的律师雷德克里夫领导边界委员会,该委员会仅用了30天就完成了这项工作。这次划分也成为印巴此后的混乱之源。

被制造的仇恨

巴基斯坦与印度的血仇,几乎是在两国立国第一天起就开始了。划界的重中之重是在旁遮普和孟加拉两个地区,因为这里是印度教徒与伊斯兰教徒杂居之处,不管怎么划都不可能完美分割,结果造成了大混乱。大批祖祖辈辈生活在两地的居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外国人,只能开始迁移,而此时英国已退出印度,没有了殖民政府高压管辖,每个车站、每条街道都成了屠杀暴行的现场。据估计,在印巴分治前后几周里,仅旁遮普一地就有50万人被杀;整个南亚在这场浩劫中死亡人数超百万,产生难民的数量更甚于此。



想象一下,那些从血腥的迁徙路上一路走来的难民,当终于回归新生的祖国怀抱时,会以什么样的眼光看待刚刚向自己和亲人举起过屠刀的新生邻国呢?而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建国后都仿照英国建立了政党议会制,为了牢牢抓住民众的选票,两国政客都无一例外地无视造成悲剧的曲折原委,选择以最强硬的态度对待对方,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印巴缠斗。而70年来的三次印巴战争并没有让双方彻底“解恨”,觉得自身诉求未获满足的双方爆发新冲突只是迟早的事。

当年在英国匆匆制定的分治方案中,还留下一个“巨坑”。方案中同意各“土邦”可自行选择加入印度还是巴基斯坦,也可以选择独立。印巴分治时,这样的土邦还有数百个,星罗棋布地分散在印巴两国之内,大部分小土邦迫于压力,分别加入两国。而一些土邦坚决独立,印度则直接出兵,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土邦归属未定——它就是克什米尔,今天印巴两国再次兵戎相见的地方。

世界各大国的地位,大多是自我奋斗得来的,而印度有点“躺赢”的意思:它今天的区域大国地位,是英国人一手“赠送”的——如果没有英国,从没有统一传统的印度几乎不可能被整合成像今天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地区强国。但很多人忘记的是,英国人同样为这份厚礼向印度索取了高昂的代价——一段被刻意制造出来的血仇和一个本出同源、却视对方如仇寇的强邻。如此看来,印巴之间的死结将是印度在追寻大国梦的道路上永恒的梦魇。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王昱)

壹点号 昱见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 王昱
    王昱写留言
    从游戏、历史、国际到一切,一切有趣的问题都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