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两年卖掉1700亿 这份“甩货”清单震惊业界

联商网资讯02-17 08:16

文/联商网陈宁辉,制表/联商网

从2017年开始, 万达就频繁出售国内外资产。相比2016年的7961亿元资产,万达集团在两年内缩水了1700多亿元。但王健林却还在卖。

王健林的“甩货”之路依旧在继续。

2月12日,“ 苏宁易购正式收购万达百货旗下全部37家门店 这则消息再次震惊了业界

王健林在万达集团2018年工作总结中表示,万达商业2019年年内要剥离所有房地产业务,一平方米房地产开发也不能有,成为彻底的商业管理运营企业。成功卖掉万达百货37家门店,当然,也是这个计划中的一步。

万达的“卖卖卖”之路

算起来,这已是苏宁易购与万达的第三次“合作”。很显然,卖掉百货后,是万达商管今年去地产化的重要一步,同时也为苏宁的全场景智慧零售生态补上重要一环,从双方的布局考量上看,这是一笔双赢的交易。

而对万达来说,这样的合作并不是刚开始,也不会是终点。实际上,万达从2017年开始就频繁出售国内外资产。

为了实现让万达商业在2019年剥离所有房地产业务的目标, 据不完全统计,近两年来,万达已经展开了一系列“卖卖卖”的动作,成交金额超过了1700亿元。

2017年7月19日,万达以总价637.5亿元的价格分别将万达商业中13个文旅项目以及77家城市酒店卖给了融创中国和富力地产,其中文旅项目作价438.44亿元、酒店股权作价199.06亿元。

2018年1月16日,万达出售海外首个资产项目伦敦ONE项目60%的股份,转让方同样是富力地产。

2018年1月29日,万达继续甩卖海外资产,以3.15亿澳元卖掉了位于澳大利亚悉尼和黄金海岸的两个项目,同时协议买方需代澳洲公司偿还债务款项约8.15亿澳元。

2018年1月29日,腾讯联合苏宁、京东、融创以340亿元收购万达商业的14%股权。其中腾讯占比4.12%、苏宁和融创各占比3.91%、京东占比2.06%。

2018年2月5日,阿里巴巴和文投控股以78亿元收购了万达旗下万达电影12.77%股份,完成交易后,阿里巴巴和文投控股将成为万达电影第二、第三大股东。同月,万达出售马德里竞技俱乐部17%的股份,以色列富翁Idan Ofer执掌下量子太平洋为收购方。

2018年10月29日,万达以总价62.81亿元将原融创收购的13个文旅项目的设计、建设和管理公司卖掉了,出资方同样是融创。

2018年11月,万达以4.12亿美元将位于美国加州洛杉矶的One Beverly Hills地块卖给了伦敦房地产公司。彼时万达的海外项目只剩下美国芝加哥的Vista Tower项目,境外地产员工不足10人,但有消息称万达一直在准备卖掉它。

2018年12月,万达出清9亿百年人寿股权,绿城以27.18亿元购得。更有业内传言旗下快钱支付或也面临出售。

自2018年以来,伴随中国内地融资环境的变化,万达加速了“甩卖”的模式,从海外地产项目、文旅项目、再到百年人寿保险,曾经被王健林寄予厚望的“出海梦”“文旅梦”以及“金融梦”都成为一地鸡毛。

在一系列抛售后,万达的负债情况也有所改善,据上清所披露的万达商管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前三季度,万达商管减掉了2000多亿元的债务,资产负债率也降到59.22%。

万达还有多少资产?

很多人会有疑问,连续抛售下的万达到底还剩多少资产?

根据万达披露的2018财年业绩显示,2018年万达集团以成本法计算企业资产6257.3亿元,因为资产转让因素,同比下降11.5%;收入实际实现2512.7亿元,因将其中已签订转让协议、但未完成转让的部分项目所产生的370亿元收入从年度计划及统计中减去,万达集团2018年收入为2142.8亿元,完成年计划的101.6%,同比下降5.7%。

相比2016年的7961亿元资产,万达集团在两年内缩水了1700多亿元。

经过系列重组后,目前万达旗下管理着商管、地产、文化和金融四个板块业务。

2018年万达年会上,为了向轻资产转型,王健林宣布成立商管集团。将商管集团从此前的商业地产剥离出来,成为纯粹的商业物业持有和运营管理企业(主要是万达广场),不再和地产开发销售业务混在一起,变为商业管理企业。商管集团也成为了万达最为核心的业务,承担着万达集团向轻资产转型的主要任务。

消化剥离的地产业务则归入地产集团,主要负责开发万达广场重资产,但其收入、利润仍在商管,并要在两年内清盘。此外,万达集团也不排除开发重资产、地产品牌输出管理等业务,不求做大,主要看利润,并且严控负债上限。

万达文化集团包括了万达影视集团、万达宝贝王集团、万达文旅集团以及万达体育集团,在2018年万达集团的年会上,万达重点提到了万达文化集团的发展,其指出,未来要形成公司新的支柱产业,包括影视产业、体育产业、文旅产业,以及宝贝王集团四个方向。

万达金融集团则包括了此次出售的百年人寿,以及投资、资管、小贷等四项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万达网科集团此前也属于金融集团,旗下有飞凡电商、快钱的产品,该集团一度担负着万达集团发展电商的重任,但是结果并不理想。在今年万达的组织结构调整上,网科集团消失,有分析认为,万达网科集团“消失”,可能意味着未来网科业务不再以业务集团的形式来运作,该部分业务不排除重新纳入到金融集团旗下的可能。

抛售的背后是去地产化

仍然记得王健林在2018年年会上抛出的“年内剥离房地产”的信号,当然这个只是针对商管集团而已,按照万达的规划,房产开发还会继续,但已经不属于商管集团的业务范畴。

目前万达的四大业务板块中,虽然都有调整和资产甩卖,但最大盘还是商管。

据悉,2018年万达商管集团收入376.5亿元,完成计划的101%,同比增长25.9%;租金收入328.8亿元,完成计划的100.7%,同比增长28.8%;租金收缴率100%,连续13年创造行业同类企业世界纪录。

漂亮的租金收入,王健林自然不舍得放弃。在2018年年会上,王健林表示,这也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增长,也是最可靠的收入部分。建一个商业项目费时费力,但一旦建成,两三年培育期后就能成为稳定的印钞机。举个例子,上海五角场万达广场12年前开业,当时投资成本大约21亿元,现在一年租金7亿元,而且每年还在增长。

他甚至还放出豪言:“再过几年,万达租金收入达到千亿。单凭这一条,我们就能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王健林的意思是,万达商管去地产化是要去做的,但只想做“包租公”。

要想达到这个目的,万达只有走轻资产道路。

上述提到,万达已经卖掉了盐城万达广场、南昌西湖万达广场、大同万达广场等资产,按照万达的说法,这是万达轻资产战略的一部分。

早在2016年四季度,万达商业就和与中信信托、民生信托、富力集团等签约90个万达广场、共1050亿元的投资合同。彼时双方约定,2017年至2019年,每年开业交付30个万达广场给投资方,净租金双方分成。

据了解,万达广场的模式包括两种,一种是资产包模式,上述90个万达广场采用的就是这一模式,尽管业主变更,但经营管理还是由万达负责,租金收入上,万达与新业主的分成一般是3比7。

另外一种模式则是合作类模式,在合作类万达广场模式中,投资者出地又出钱,万达出品牌,负责设计、建设、招商、运营,净租金七三分成,投资者占七成,万达占三成,近期万达广场的轻资产模式多采取此种合作类模式。

王健林在2019年工作安排中公开了转型发展思路,其中一项就是强调轻资产为主,并明确表示,2019年以后,万达新开业的万达广场至少70%以上是轻资产。

从2018年开出的万达广场看出,49座万达广场中,轻资产项目就有19座。

据《联商网》了解到,2019年万达集团原定于将在全国北区、中区、南区三大主区,以及东北、华北、西北、中南、华东、华中、西南、华南、东南九个运营区,开出41个商业项目。

探讨零售服务的真谛和未来张力

扫码报名参加 2019联商网大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