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考古40年,这些“发现”让我们为这座城市骄傲

爱济南01-23 18:53
  章丘东姚庄元代壁画墓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各行各业以各种形式来纪念这个伟大的日子,来回顾这40年来走过的艰苦道路,总结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其中,有一个特殊行业,可能很少有人能了解这个行业所取得的独特而辉煌的成就,这就是考古事业。

  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经过40年的春华秋实,40年的砥砺奋进,我国文物事业得到了长足发展,文物保护工作不断上台阶。而济南市的文物考古工作同样也取得了令人难以想象的辉煌成就,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些成就是很难知道的。

  记者近日深入济南市考古研究所采访,了解到了济南考古人的艰苦,了解到了济南考古事业这40年来的快速发展和所取得的辉煌。

  2010年大辛庄商代遗址现场

  改革开放以来,济南文物考古事业的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济南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是济南考古事业改革开放40年来发展的参与者,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济南市文物考古事业的发展繁荣历程的见证者。他告诉记者,改革开放以来,总的来说,济南文物考古事业的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改革开放后至1997年的初步发展阶段。第二阶段是1997年到2012年“十八大”前的快速发展时期。第三阶段是“十八大”至今的高质量发展阶段。“三个阶段中的每个阶段,咱们济南市都有非常重要的考古成果,都有让济南人骄傲的考古项目出现。”李铭给记者具体讲解了每个阶段的几个代表性考古成果。

  在第一阶段期间,李铭在济南市博物馆考古部工作,主要是做抢救性考古发掘和文物普查工作。当时的考古部只有8个业务人员,人员少,但完成的考古项目却不少。在这个阶段,他们先后清理了西郊粮库商代墓、制锦市街战国墓地、毕家洼汉画像石墓、齐鲁宾馆元代壁画墓等墓葬。当时,他们还参加了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主要任务是普查济南市内四区内和历城县的地上地下的文物。当时他们几位考古人员的工作条件非常一般,标配是自己的一辆自行车,他们就是靠骑自行车跑了济南很多的地方,最远到过当时长清县以及历城县的孙村镇、黄河北等地方,因为年轻,也没觉得特别辛苦。

  “这一阶段,我们获得的最为突出成就当属千佛山元代双室砖雕壁画墓的整体搬迁。那是1985年,有群众报告,在千佛山下齐鲁宾馆建人工湖时发现了古代墓葬,我们闻讯后火速赶到现场,经清理发掘,是一座元代双室砖雕壁画墓,此墓的发现对古代绘画、建筑、民俗有极高的研究价值,这在济南是第一次发现,为了完整保护下来,经请示省文物局同意,就地进行保护,并与建设单位齐鲁宾馆进行了协商,调整了人工湖的方案,将壁画墓修复后就地保护。5年后,该处需盖高楼,上级决定将壁画墓搬迁,准备用切割搬迁方法保护,就是将壁画一块一块切割,搬迁到文物库房内。我认为切割搬迁不是最佳保护方案,我提出应采取完整保护壁画墓的保护方案,整体搬迁壁画墓。经报上级同意,确定了整体搬迁壁画墓的方案。但是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干过的事,整体搬迁壁画墓一旦失败,不但资金打了水漂,文物也会被破坏,这个责任和压力是巨大的,当时不少同志也表示了反对,作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我却主动承担了这项任务,经过多方测算和反复论证,最终壁画墓整体搬迁还是取得了圆满成功,这在全国是个先例。为此,我们获得了山东省和国家的科技进步奖,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欣慰的。”

  2003年县西巷出土的精美宋代砖雕地宫和佛像窖藏发掘现场

  洛庄汉墓的考古发掘获得了“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称号,是市考古研究所成立以来第一个大型荣誉

  到了第二阶段,由于基本建设的逐年增加,文物发现的数量也与日俱增。随着抢救性发掘任务的不断加重,原先考古部已无法适应新形势下文物保护的要求。为进一步做好考古发掘工作,经文物局大力争取,济南市考古研究所于1997年正式成立,并义无反顾地承担起了整个济南市日益繁重的考古工作。李铭对记者说,这一阶段,因为市考古研究所的成立,使济南市的考古事业走上了快速发展时期。

  “我告诉你几个数据,就能证明这一点。据不完全统计,这一时期市考古研究所为配合工程建设,先后发掘中型以上遗址和墓葬100余处,共发掘墓葬1500余座、灰坑遗迹2000余处、古代房址窑址200余间,发掘面积超过20万平方米,出土文物总量超过10000件,这些都为研究济南的城市发展史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而且,几个大型考古项目也为济南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荣誉。”李铭说,济南市考古研究所成立后,先后承担了济南东绕城高速、泺源大街战国墓、平阴西山汉墓群、七家村宋代墓群、司里街元代壁画墓等发掘任务,取得了丰硕的战果。让济南市考古研究所一举成名的是2000年洛庄汉墓的发掘,章丘洛庄汉墓在墓室和墓道周围发现陪葬坑和祭祀坑36座,是目前发现的汉代诸侯王陵中最多最大者。陪葬坑中共出土各种文物达3000余件,其中铜器、车马器和乐器最引人注目,对于研究西汉陵墓制度、车马制度及乐器制度等相关问题均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从中央到地方的几十家媒体对洛庄汉墓的发掘轮番报道,既宣传了出土文物等重要发现,又大大提高了人们的文物保护意识。

  就在那一年,洛庄汉墓的发掘获得了“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这是济南市考古研究所成立以来第一个大型荣誉。随后,又和省考古所、山大等单位合作发掘了章丘危山兵马俑坑、大辛庄遗址,它们也先后获得了2003年、2011年度“全国十大新发现”称号。章丘危山汉陶俑坑共发现三个陪葬坑,这是继秦始皇兵马俑、杨家洼兵马俑之后全国第三大兵马俑陪葬坑。荣获“全国百处重要大遗址”之一称号的大辛庄遗址,更是出土了大量的商代文化遗迹和珍贵文物,其中有省内首次发现的带铭文的商代铜器,象征最高权力的金箔。这些发现,充分印证了商代晚期大辛庄在商王朝对东土的经营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但李铭说起这一阶段的考古成果时,依然非常兴奋和激动。他还介绍,2002年1月,在市文物局多年的努力下,济南市政府公布了第一批地下文物保护区,为城建中的文物保护工作奠定了基础。这时期市区的考古工作也突然呈现出井喷之势。其中,旧军门巷遗址位于古城西南部,发现的商代中期遗物,将济南市区的历史向前推进了近千年。县西巷遗址先后发掘6次,发现的宋代砖雕地宫,是目前国内发现的同时期雕刻最精美的地宫;同时在地宫南侧发现了佛教举行宗教仪式的“坛”,这在全国已发现的佛教造像埋藏坑中尚属首次;出土雕刻精美、形态各异、种类繁多、时代跨度大(从北朝到宋代)的80余尊残佛教造像和唐代经幢构件,引起考古学界及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有些佛像的艺术价值在全国也属最高水平,县西巷的多次发掘证实了县西巷南部在宋代以前是开元寺的旧址,说明济南地区在南北朝和隋唐时期,佛教是非常兴盛的,这与济南南部山区众多的从南北朝到宋朝的摩崖造像形成呼应之势,改写了济南在中国佛教史中的地位。

  古城中南部的天地坛街遗址第一次在济南古城内部发现龙山文化时期遗迹遗物,又将济南市区的历史向前推进了近千年,证明济南古城区4000年前就有人类在此生活居住,在全国历史文化名城中,主城区内人类活动历史延续如此之长的城市很罕见。魏家庄遗址出土大量汉代铁器,其中铁鼎是迄今为止全国发现数量最多的一处,说明了西汉时济南古城区冶铁技术在全国处于领先水平。刘家庄遗址出土了数座高规格的贵族墓葬,首次出土了百余件精美的青铜礼器和玉器,部分铜器带有铭文,取得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商代考古的重大突破。位于古城东南部的宽厚所街遗址,发现的宁阳郡王府建筑基址规模巨大,是全国迄今发现保存最完整的明代郡王府平面建筑遗址。此次发掘为郡王府布局的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该发现还入选了“2013年度全国重要考古发现”。

  2000年洛庄汉墓发现乐器陪葬坑

  济南考古事业40年来所取得的巨大成就,给济南带来了巨大的文化辉煌

  到了第三阶段,文物考古事业稳步发展,文物考古工作服务经济的功能进一步增强。随着经济的繁荣发展,文物保护和基本建设中的矛盾逐步减少。由于经济的发展,大型建设工程立项开工前进行文物影响评估已成为一个基本指标。这个时期,市考古研究所除参与了大量的大型工程建设的文物保护项目外,还先后发掘神通寺遗址、章丘东姚庄壁画墓群、凤凰路赵庄墓地、济阳白杨店汉画像石墓、济阳前刘唐代双室墓、平阴东阿古城遗址、历城甄家西商代遗址、章丘巡检墓地、梁二村战国墓地、药山汉画像石墓、宁阳于庄东南遗址等近50处遗址。其中,刘家庄遗址出土青铜器保护修复列入国家级项目。“神通寺发掘项目”被评为2013-2015年度省十大优秀工地奖。“梁二村战国墓”和药山汉画像石墓分别被评为2016、2017年度省五大考古新发现奖。2017年获“省文物职业技能大赛三等奖”三个。“魏家庄遗址出土铁器保护与修复项目”获得考古资产保护金尊奖”获第四届影响济南年度文化事件。完成国家级项目,建成山东省第一个专业考古馆并对外开放,得到社会各界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

  这个时期,市考古研究所更加注重高质量的发展,积极参与考古学多学科的建设,多次发表研究性文章,还先后整体搬迁了2013年发掘的高新区的清代壁画墓、2015年发掘的济阳前刘唐代砖雕双室墓和2016年发掘的梁二村西周古井的整体搬迁,都成为全国首次。当然,搬迁难度很大,全是市考古研究所的考古人员自行设计,克服各种困难完成的,可以说每次搬迁都有一堆故事。

  “在多种措施下,我们的科研能力有了明显增强,发表论文也明显增多。这个阶段,我们出版了《济南考古图录》《济南魏家庄》《玉琢成器》《济南文物精粹(考古卷)》《山东济南魏家庄墓地出土铁器的保护修复》《济南老舍故居》图书近10部,发表论文50余篇,远远超过过去的30年。同时,文物考古工作保护文物服务经济的功能进一步显现。”李铭非常自豪地说。

  通过李铭的介绍,可以让人们简单了解改革开放40年来,济南考古事业所取得的巨大成就,给济南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增添的无法用数字计算的历史文化深度,给泉城带来的文化辉煌,给每一个济南人带来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