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报道写了哪些恐怖内容,会在全世界引起震动?

壹点号说古谈今2018-12-13 14:12

1937年12月18日,《纽约时报》在头版刊登了该报记者德丁采写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报道,由于这是较早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报道,而且在报道中第一次使用了触目惊心的“南京大屠杀”一词,这篇报道在世界上引起了巨大震动。那么,这篇报道中具体写了些什么内容,会引起这么大的震动呢?记者找到了《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报道的标题为《俘虏全遭杀害》,副题为《日军在南京的暴行扩大,一般市民亦遭屠戮;美国大使馆遭袭击;蒋介石战术拙劣,守军将校逃跑,致使首都失陷》。(原文为英文,高兴祖 译),如今读起这篇报道,其中所描写的恐怖景象仍让人不寒而栗。


1937年12月18日,《纽约时报》在头版刊登了该报记者德丁采写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报道。

以下为报道全文:


俘虏全遭杀害

日军在南京的暴行扩大,一般市民亦遭屠戮;美国大使馆遭袭击;蒋介石战术拙劣,守军将校逃跑,致使首都失陷

(《纽约时报》记者弗兰克·提尔蔓·德丁1937年12月18日12月17日发自上海)   

许多市民遭惨杀

对一般市民的杀害日益扩大。15日,广泛巡视市内的外国人,看到所有街巷内都有市民的尸体,其中有老人、妇女和小孩。特别是警察和消防队员,更成为枪杀的对象。死者很多是用刺刀刺死的。有的是用极其野蛮的残酷手段杀害的。由于恐惧慌忙逃跑的和日落后在大街小巷被巡逻队抓到的,不问是谁,都被杀害。很多屠杀是当着外国人的面干的。日军的掠夺可说是对整个城市的掠夺。几乎是挨家挨户都被日本兵闯人,而且往往是日本军官看着干的。日军夺取任何所想要的东西。日本兵往往强迫中国人搬运掠夺到的物品。

最初所要的显然是粮食,接着其它有用的东西和贵重物品都被掠夺。特别可耻的是日本兵掠夺难民。对难民收容所进行集体搜索的士兵,夺取金钱和贵重物品。有时把难民随身携带的所右东西奈部枪击了。

美国传教团的大学医院(鼓楼医院)的职员,被抢走了现金和钟表。护士的宿舍也被抢劫,抢走了一切随身携带的东西。日本兵侵入美国人办的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事务处,掠夺粮食和贵重物品。

上述医院和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建筑物上都悬挂着美国国旗,门口张贴着美国大使馆印的汉语布告,写明这是美国人所有的建筑。

美国外交官私邸被袭

连美国大使的私邸也遭到了袭击。记者和派拉蒙影片公司摄影师阿瑟·门肯(ArthurMencken)得到惊惶失措的大使馆工作人员的报告,说日本人闯进来了。在大使的厨房里,我们同五个日本兵对峙,要他们出去。这些日本兵满脸不高兴地出去了。他们抢走的是一支手电筒。

许多中国人每当他们的妻子和女儿被拉走强奸,就立即向外国人求助,但外国人大体上要帮助也无能为力。

对俘虏的集体屠杀更增加了日军在南京制造的恐怖。日军屠杀了抛弃武器投降的中国兵以后,在市内到处搜查被认为原来是中国兵而现在换上便衣的男人。

在难民区①的一个建筑物里,被抓走了四百个男人。日本兵把他们五十人一排,绑成一串,由拿着步枪、机关枪的日本兵部队押往屠场。

记者在登上开赴上海的轮船的前一刻,在江边马路上看到二百个男子被屠杀。屠杀只花了十分钟。日本兵使男人们在墙壁前排成一列,加以枪杀,然后许多拿着手枪的日本兵,乱七八糟的在中国人尸体周围毫不在乎地用脚踢,如果手脚还有动的,就再给一枪。


干着这种使人毛骨辣然的勾当的陆军官兵,喊停泊在江边军舰上的海军观看这种情景,一大群官兵看了感到非常有趣。

日军对南京街道和居民的掠夺,使中国人十分憎恶。这种被压抑的僧恶,化为各种形式的反日态度,也许将继续若干年。然而,东京却公然声称,正是为了消灭中国这种反日感情而战的。

南京陷落的惨祸

南京的被占领,是中国军队遭到的大失败。在近代战史上,也是一次最悲剧性的军事毁灭。中国军队企图保卫南京,至子自己陷人包围,接着被有组织的屠杀。

这次失败,造成了几万训练有素的军队和几百万美元装备的损失,使长江流域中国军的士气低落。在战争初期,凭着勇气和力量,中国军队在上海周围遏止住日本军的进攻近二个月之久。可是不听德国军事顾问团的一致劝告和军事委员会副参谋长白祟禧将军的意见,批准白费力气的南京防卫的蒋介石委员长要负一大半责任。

更直接的责任,要由唐生智将军及其麾下的师团指挥官来负。他们抛弃部队逃走了。对于日军先头部队入城跟着产生的绝望状态,他没有想竭尽全力地加以处置。

对众多的中国士兵来说,只有二三个逃走的出口。指挥官没有使部下固守阵地,没有在若干战略据点上配置部队,以阻止住侵略军掩护其他部队撤退。很多指挥官逃走了,引起了部队发生很大的混乱。

通过去下关的城门逃出而没有能渡过长江的,都被俘虏屠杀了。

南京的陷落,在日军入城二周以前,就完全估计到了。日军在广德周围和北方席卷装备拙劣的中国军。在南京入城的几天以前,就突破并占领了南京上游的芜湖等地。这样,日军就切断了中国军的上游退路。

一开始,守备的力量也很强

南京周围几英里中国军表面上的防线,没有多大困难就被突破了。12月9日,日军到达光华门城墙。五万中国军被赶到城内。最初,进行了坚决的抵抗。中国军依靠城墙,并在城外几英里抵抗日军的人侵,日军死伤很多。

可是,日军立即用重炮和飞机轰击城内的中国军。特别是榴散弹,炸死了很多人。这时,日军已达城墙周围,并第一次从西面威胁下关门(挹江门)。

星期天(12月12日)正午,在密集的弹雨掩护下,侵略军从水西门附近攀登城墙。中国军随即崩溃,第八十八师新兵首先逃走,其他部队也立即跟着逃走。到傍晚,大军涌向下关门,下关门还在中国军手中。

将校们没有采取措施来对付这种局势。部下抛弃枪支,脱掉军装,穿上便衣。

记者在星期天傍晚驱车巡视市内,目击一个部队全体成员脱掉军装,简直到了滑稽可笑的程度。很多士兵在逃向下关途中脱掉军装。有的走进小巷换上便衣,其中有的士兵把一般市民的衣服剥得精光。

有几个团星期一(13日)还在顽强抵抗日军,但守军大部分陆续逃走。几百个士兵恳求外国人保护。胆怯的兵队把十几支枪硬交给记者。他们希望的是无论如何要摆脱越来越近的日军。

许多士兵围着安全区委员会总部交枪。过于慌忙想脱掉军装,甚至有从门外把枪支扔进院子里来的。安全区外国人委员会接受了投降的士兵,把他们收容在安全区建筑物里。

中国军三分之一成了瓮中之鳖

日军占领下关后,出口就完全被切断了。这时城内中国军队至少还有三分之一。

中国军由于失去联系,许多部队星期二(14日)正午还在继续战斗。他们大多数被日军包围,不知道打也没有希望了。,日军坦克部队有组织地对他们进行扫荡。

星期二早上,记者想驱车到下关去,遇到一组大约二十五名情景凄惨的中国兵,他们还据守在中山(北)路宁波同乡会大楼里。后来他们投降了。

无数俘虏被日军屠杀。安全区收容的中国兵大部分被集体枪杀了。肩膀上有背负背包的痕迹,或有其他记号,说明他们曾经是当过兵的男人,被挨家挨户一个不漏地搜查,凡是可疑的人都被集中起来屠杀了。

很多人在发现的现场就被杀死了,其中也有与军人毫无关系的人,有伤兵和普通市民。15日,记者在12个小时中,就三次目击集体屠杀俘虏。有一次是在交通部附近防空壕那里,用坦克炮对准一百余中国士兵开炮屠杀。

日军乐于采取的屠杀方法是使十几个男人一起站在自已挖掘的坑边,加以枪杀,尸体落在坑内,加上一些土就埋掉了。

日军自开始包围南京,市内就呈现出恐怖的情景。中国方面看护伤兵的设施不足,简直到了悲剧性的地步。甚至在一个星期以前就常常在街头看到负伤者,或一瘸一拐地走着,带着渴望治疗的神情在街头仿徨。

一般市民死伤很多

一般市民死伤的也很多,达几千人②,唯一开门的美国人经营的大学医院(鼓楼医院),其设备只够容纳一部分负伤者。

南京马路上尸首累累。有时要先移动尸体,汽车才能通行。

日军占领下关门后,对守备队进行了大屠杀。中国兵尸体在砂袋间堆积如山,高达六英尺。到15日深夜,日军还没有清扫街头,两三天中,军车来往频繁,常常在人、狗、马的尸体上碾转而过。

日军似乎想把恐怖尽可能长时间地延续下去,以便使中国人有一个深刻的印象,如果抵抗日军,就会有这样可怕的结果。

整个中山北路,遍地都是丢弃的污物、军服、步枪、手枪、机关枪、野炮、军刀、背包。有的地方,日军不得不特别出动战车来清理马路上的污物。

今天,在恐怖政策威胁下的居民,在外国人的统治下,担心死亡、折磨、抢劫而生活着。


注释:

①当时留在南京的外国人在南京建立了难民区(也称安全区),以使未能逃离南京的难民在最危急的时刻有一个躲避的处所,难民区南以汉中路为界,东至中山路,西至西康路,北至山西路。——译者

②德丁记者15日离开南京,没有看到日军暴行的全过程。但他所目睹的最初几天的情况,就已经是十分骇人听闻的了。后来他在另篇报道中说:南京大屠杀“好像是遥远的过去野蛮时代所发生的事情那样。”

参考资料:

《《纽约时报》1937年12月18日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报道》 2007年11月28日凤凰卫视网转自《民国档案》1995年第3期,作者:美国《纽约时报》记者弗兰克·提尔蔓·德丁 高兴祖 译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康鹏 综合整理,图片来自网络)

下载齐鲁壹点客户端,关注本壹点号——说古谈今,就能查阅以前的文章并能第一时间看到更新。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