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刺骨,沂蒙红嫂孙玉兰带领“娘子军”抢架沂河桥

齐鲁壹点07-11 23:36

初夏的六月,临沂郯城,沂河两岸的银杏林郁郁葱葱。在郯城重坊镇的万亩银杏林内,89岁的王世俊老人来到母亲孙玉兰的墓旁,轻抚着墓碑上的文字,不禁潸然泪下。墓旁的纪念亭柱上写着“一世为民沂蒙红嫂昭青史,百龄入党江畔兰花沐绿风”。这幅对联是沂蒙红嫂孙玉兰的生动写照。

1946年12月,为了保证我军迅速渡过沂河作战,上级命令郯城县委以最快速度搭建一座桥,期间孙玉兰带领200多名的妇女不畏冰水刺骨,冲在建桥一线,直至野战军顺利过河。她们被盛赞为“铺路的先锋、建桥的英雄”。

“木桥就在这里”

6月29日,89岁的王世俊再次来到当年架桥的地方,感慨万千,他依稀记得那年寒冬,乡亲们热火朝天的场景。上千人的架桥队伍中,就包括他和他的母亲孙玉兰。虽然沂河水冲走了木桥的痕迹,母亲在沂河边架桥的场景,在王世俊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他心疼母亲,母亲也感动了他。

“当时我也曾过来帮着抬土抬沙,那年我15岁了,有一些力气了。”如今的王世俊已经满头白发,但身体还算硬朗,在搀扶下,能一路走到当年修桥的河边。

顺着东高庄村东侧的河堤走到沂河边,王世俊伸手指向河里说,“当时木桥就在这个位置。”沂河水缓缓流淌,站在岸边远望,对岸有一棵巨大的银杏树,当地人称之为“老神树”,有三千年的树龄。它守望着沂河,“见证”了当年的架桥盛况。

在王世俊心中,母亲孙玉兰是位英雄。孙玉兰是抗日战争中有名的“鲁南四大娘”,她以好行善事、敢说敢干闻名乡里。抗战时她已年近四十。早年苦难的生活铸就了她坚强的性格。接到架桥任务后,作为村妇救会长,孙玉兰更是冲锋在前。



沂河响起号子声

1946年6月,全面内战爆发后,国民党军以重兵进攻华东解放区。12月,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取得宿北战役的胜利。1947年1月,又迎来了鲁南战役的大胜利。当时临沂作为山东解放区首府,战前动员和战斗准备更是必不可少。

1946年12月1日,郯城县委接到上级指示,根据战斗需要,决定在郯三区高庄东的沂河上修建一座木桥。

临沂市郯城县党史研究中心副主任闫长欣介绍,部队要开着汽车、炮车从桥上经过,所以对这座火线桥的要求也比较高,桥宽6米,载重3吨以上,要求3至5天内完成,上级派1名作战参谋和1名桥梁技术人员协助。

“选在这里建桥,主要考虑到此处河面较窄,地势隐蔽,另外附近大树特别多,周围村庄的工匠也很多。任务很紧张,1号接到任务,2号就开始动工了。”

据当地史料记载,1946年12月1日晚上,郯城县委召开了紧急会议,2日早饭前,300名木工,200名铁匠,100名泥瓦工和1200名青年架桥突击队员,各带工具按时到达了建桥地点。

寒冬中,空旷的河道顿时热闹起来,铁锤的敲击声、激昂的号子声此起彼伏,在沂河上空回荡。河滩上,乡亲们来回穿梭,运送物料,白天人海一片,夜晚灯火通明。

    


棺材板都送来了

王世俊还记得,当时吹着西北风,沂河里到处漂着冰凌,搭建支撑桥梁的木桩需要人站在水中。“我母亲是第一个下水的妇女。”王世俊说,那时候母亲穿着一个打着补丁的棉袄和一条同样满是补丁的单裤。

人在水里干活,大块的冰凌从身边飘过。干活时,孙玉兰的腿被冰凌划破。即便这样,孙玉兰依然没有退缩,回到岸上继续抬木搬沙。如此恶劣的条件,感冒是在所难免的,孙玉兰也只是找了块布包在头上,继续干活。

为修这座土木桥,王世俊说,附近的村民把能找到的木材都运了过来,包括种的树,木板门,甚至是棺材板,“当时我们家种着一棵树,已经长到双手环抱不过来了,也砍了修桥用。”

为了按时完成修桥任务,大家昼夜不停地干。王世俊说,那时候只有手提的马灯,烧的是煤油,外面有个玻璃罩,大家就靠着这灯光来铺路。经过三天两夜,在2000多人的共同努力下,沂河桥提前建好啦!

王世俊说,架好桥之后,为保证汽车、重炮从桥上顺利经过,孙玉兰和其他人在桥两侧坐船巡逻。有一次突然发现桥的一根木桩有颤动,母亲立刻跳进了冰冷的河水中,抱住木桩,用肩膀顶着桥板,直至车辆安全通过。

沂河桥建成之后县委开了庆功会,“我母亲被评为了铺路先锋、架桥英雄。”王世俊说,他被母亲的精神所感动,也为当时参与修桥工作的2000多人感到骄傲和自豪。

如今,虽然当年抢架的沂河桥没有了,但是沂河临沂段架起了31座坚固的钢铁之桥,也架起了沂河两岸百姓的幸福生活。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许建立 陈晨 秦政 邱明)

  • 许建立
    许建立写留言
    就事论事,有一说一,咱是职业的!
  • 秦政
    秦政写留言
    不是在采访,就是写稿~热爱新闻事业的射手座一枚~
  • 邱明
    邱明写留言
    眼到,心到,陪你看临沂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