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边|他为一中写校歌,却在老东门监狱受酷刑被判死刑

泉边07-11 18:38

文|魏敬群


李广田(1906—1968),山东邹平人,著名诗人、作家、教育家。

曾任清华大学中文系主任、云南大学校长,著有诗集《汉园集》(与卞之琳、何其芳合著)、散文集《画廊集》《银狐集》《雀蓑集》《日边随笔》《灌木集》等和短篇小说集《金坛子》及长篇小说《引力》。

1923年,李广田考入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来到省城济南读书。

那时,李广田“穿着自制的白布袜子,黑布鞋,乡土味很浓……他性情温和,但有棱角,碰到不合理的事就会激动起来,平和的外表里埋藏着一颗火热的心!”(臧克家《大地之子》)

他作为书报介绍社的组织者之一,积极从事新文化运动的宣传工作,介绍鲁迅、茅盾、郭沫若等人的著作和苏俄文学。

他们购买的若干册托洛茨基的《文学与革命》,在寄到李广田三哥任职的信康粮栈时,不慎被侦缉队的特务查获,李广田在上课点名时突然被捕。


他回忆说:

“街上的车马人等,照常拥挤着。

路中间的警察给我们肃清了一条大的隙缝。

我的两旁,各随了二十几个卫队……

就这样,在人海中,劈开一道波浪,前拥后护的,走向‘生与死的审判处’去。”(李广田《入狱周年记》)

时为1928年3月27日。

他在济南老东门监狱受尽“压杠子”(即“老虎凳”)等酷刑,最后被判处死刑。

家人变卖果园林木营救无效,只有静待死神的到来。

此后不久,北伐军大兵压境,张宗昌仓皇北逃。

监狱一时大乱,犯人纷纷出逃。


李广田于一夜枪声中复得自由,带着一身伤痛返回家乡。

1935年,李广田从北京大学毕业,来到济南省立第一中学担任国文教员。

一袭长衫,一口长山话,长发中分两边,枣红色的脸上总是挂着温和的笑容。

李广田讲课清晰、动人。

他出作文题也不一般。

有时课堂挂一副画,让学生写《画记》;

有时出题为《记一个神怪的故事》,发挥其想象力。

他一边授课,一边写作,结集出版了《画廊集》《银狐集》。

李广田还创作了歌词《少年人》:


“我们是紫色的一群,我们是早晨的太阳,我们是迎日的朝云,我们是永久的少年人。

知识博深,勇敢热心,我们有铁血的精神。

看!

佛山长碧,明湖长青,趵突水长喷。

我们的意志长存,我们的精神常新!

日新,又新,永远向前进!

前进!

前进!”

紫色是当时的校色,童子军的披肩和领巾都是紫色。

音乐老师瞿亚先谱曲后,这首校歌便天天传唱校园内外。

1936年10月,鲁迅逝世,举国震惊,韩复榘统治下的济南却毫无反应。

在济南一中周一的纪念周会上,李广田代替校长、主任登台,置禁令于不顾,向学生们介绍鲁迅在文学史上的伟大成就,倡导鲁迅反帝、反封建、反旧势力的不妥协精神。


还有一次,他在课堂上慷慨激昂地朗诵了一首从延安传来的诗歌:

“神州起战争,大杀鬼子兵,战士个个是英雄。

这批人马哪里来?

西北陕甘宁……”

抗战爆发后,一中二百多名师生唱着校歌流亡四川罗江。

李广田在一篇散文中深情写道:

“济南是我们的故乡……

我们的故乡正在屈辱与战斗中。

黄河天堑,那里的黄河怎样了呢?

湖山如画,现在的明湖与佛山是什么颜色?”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