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军校招收过女生吗?是的,还出了几位有名的女将

壹点号节日研究06-16 17:07

今天(6月16日)是黄埔军校成立95周年校庆日,开学于1924年6月16日的黄埔军校前后共开办了23期,为国共两党培养了大批叱咤战场的军事人才和将领。那么,黄埔军校历史上招收过女生吗?

笔者查阅黄埔军校历史资料得知,黄埔军校还真招收过女生,虽然只招收过一期,但也培养出几位名将。在那个女性地位低下的年代,黄埔军校是如何突破清规戒律招收女生的呢?

让我们回首看看这段90多年前的尘封历史。

笔者在查阅到黄埔军校名将谱系时发现,在国共两党黄埔系名将中,赵一曼(女)的名字赫然列在黄埔军校共产党学员的名单中,而且是国共两党名单中唯一的女性。笔者追溯资料发现,黄埔军校还真招收过一期女学员。

1924年6月16日,在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的帮助支持下,孙中山先生在广州的黄埔岛上,毅然创办了一所新型的革命军事学校——陆军军官学校,即黄埔军校。

1926年10月,北伐军攻占武汉后,便在武汉筹建了一个500多人参加的政治训练班,随后又在此基础上创办了中央军校第二分校,即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校址设在武昌长街两湖书院旧址(现武昌区解放路中段、彭刘杨路交叉口附近)。1927年初,分校开始在全国的一些大中城市招收学员,并决定开始招收女学员。招收女学员的消息在当时的一些报纸刊登后,各地女青年报名相当踊跃,最后经过严格的审查,只录取183人组成了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女子学员队。加上由湖南学兵团并入的30名女生,女生队总数为213人。这些女学员分别来自全国各地,但以湖南、湖北和四川人居多。她们当中有的是在校大学生,也有相当一部分是中学生。女学员中未婚者占绝大多数,但也有少数已婚者,还有的已经当了妈妈,有的还缠过足。从出身、年龄、文化程度、政治面貌来看,大都参差不齐,基本上是“爱国有心,知识不足”。其当时当兵的动机大多是为了脱离封建家庭的压迫,找寻新出路。

1927年2月12日,武汉分校举行了隆重的开学典礼,213名女生同男生一样,着深灰色制式军装,紧束着腰带,戴着军帽,打着绑腿,并肩站立,一个个飒爽英姿,显得格外精神。就这样,黄埔军校的第一批、也是唯一的一批女学员在当时的历史和背景下诞生了。

分校政治总教官中国共产党的先驱之一恽代英对女生队负责人说:“办女生队阻力很大,国民党右派反对,封建势力拼命阻挠,守旧的人也不赞成。我们党下决心要在军校培训妇女骨干,毕业后参加领导中国妇女翻身解放的斗争。你们的责任重大,你们要努力呀!”

这些女学员在校期间,住在靠近校本部的另一个宿舍,单独有大门出入,单独占有课堂、食堂、操场等。女学员一律留短发,穿深灰色军装,紧束着腰带,戴着军帽。与男学员装束不同的是:打黑色绑腿,军服双袖缀上红色字母“W”标记,并配发短枪。军校纪律严格、节奏紧张,军号一响,学员们就得马上起床、穿衣、梳洗,被子叠得方方正正犹如“豆腐块”,摆在木板床中央,10分钟收拾完毕后进行操练。她们从早上5时半起床,直到晚上9时半睡觉,每天8堂课,中途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其课程与男学员一样,主要分为军事和政治两大类。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反革命政变,无数党员干部和进步青年惨遭杀害。而武汉当时仅有卫戍司令叶挺的一师兵力,革命形势急转直下。叛军很快到了离武昌只有三四十里的纸坊,形势迫在眉睫。

军校决定由留在后方的叶挺率领第11军第24师迎击叛军的进攻,并把军校全体同学编为中央独立师,军校女生队编为政治连,分为救护队和宣传队,分别隶属军医处和政治部,并受叶挺指挥,开赴前线。这213名娘子军,和男兵一样,全副武装,沿途张贴标语,自编歌谣,向群众宣传,调查情况。这次从出征到返校共34天。在这34天里,女生队学员“历尽艰难困苦,经受了血与火的考验”。女学员谢冰莹在途中写下的《从军记》,轰动全国。

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学生班师回校后,取消中央独立师番号,仍恢复武汉分校的名称和建制。1927年7月,汪精卫步蒋介石后尘,公开发表声明反共,一些进步的领导人脱离武汉政府。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决定提前结业,每个学员发一张黄埔军校第6期的毕业证书。213名女学员除极个别学员被送到苏联学习外,大部分都被分到叶挺和张发奎的部队,也有不少人回到家乡,有的从事地下工作,有的后来又辗转找到了革命队伍,也有的消极落伍了。但黄埔军校也涌现出了赵一曼、胡兰畦、谢冰莹、宋绮云、胡筠、曾宪植、黄杰、张瑞华、危拱之等一大批巾帼英雄。

应该承认,这些黄埔军校的唯一一批女学员,以她们自己崇高的革命志向和不屈不挠的革命精神,为今天的广大女性树立了榜样。正如徐向前元帅后来为这些女兵题词所说的那样,她们不愧是“中国民主革命中一支坚强队伍,妇女解放运动的模范”!

资料链接:三位著名的黄埔女将

(巾帼英雄赵一曼烈士)

赵一曼(1905年10月-1936年8月)。四川省宜宾县白花镇人。中国共产党党员,抗日民族英雄,曾就读于莫斯科中山大学,毕业于黄埔军校六期。1935年担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二团政委,在与日寇的斗争中于1936年8月被捕就义。

两位女将军

民国时期,被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授予将军军衔的女性只有7位,她们是中将宋美龄、奇俊峰、巴云英,少将胡兰畦、谢冰莹、额仁庆、姜毅英。其中胡兰畦和谢冰莹都是黄埔军校第六期的女学员。

潜伏女将军胡兰畦

(美女“潜伏将军”胡兰畦)

胡兰畦(1901年—1994年),四川成都人,中共党员,毕业于黄埔军校六期。是中国现代史上一位有影响的女革命战士。她是宋庆龄、何香凝、李济深和陈毅、吴玉章、廖承志、成仿吾等杰出人士的挚友。

1939年夏,胡兰畦来到陪都重庆开始了“潜伏”工作,曾因潜伏无法与相爱的陈毅结婚,这也成了她和陈毅元帅一生的遗憾。不久,蒋介石给胡兰畦发了一个委任状,任命她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战地党政委员会少将指导员,并派她到第三、六、九战区工作,成为少有的女将军。胡兰畦利用国民党少将这个特殊身份,为共产党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

胡兰畦少将是位大美女,她曾以时尚俏女郎登上过《良友》画报的封面。胡兰畦的经历颇为传奇,坐过纳粹德国的监狱,写出了有影响的著作《在德国女牢中》。她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出席过苏联第一次作家代表大会,苏联大文豪高尔基赞其“是一个真正的人!”高尔基因病去世后,胡兰畦被选入了高尔基治丧委员会,曾为高尔基执绋。她还是茅盾小说《虹》中所描写的成都“五四运动”以来一位新女性“梅女士”的原型人物。

解放后,她被安排到北京工业学院从事后勤工作,命运多舛的她,成了历次政治运动的牺牲品。1978年平反后,胡兰畦重新入党,并成为全国政协委员。晚年在邓小平支持下,尽自己的所能,为老年事业做了许多贡献。1994年12月13日,胡兰畦在成都逝世,享年93岁。

文坛女将军谢冰莹

(文坛女将军谢冰莹)

谢冰莹(1906年9月5日-2000年1月5日),原名谢鸣岗,字凤宝,出生于湖南省新化县铎山镇(今属冷水江市),1921年开始发表作品。在谢婉莹、苏雪林、冯沅君等“五四”时期崛起的女作家中,她是小妹妹。而在这些作家中,她的人生和创作道路是最壮美、最坎坷的一位,也是和中国的命运连得最紧密的一位。她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女兵,黄埔军校六期毕业,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女兵作家,少将军衔。

谢冰莹一生经历了三段感情,可谓情路崎岖。尽管如此,她依然创作了数量可观的文学作品。据不完全统计,谢冰莹一生出版的小说、散文、游记、书信等著作达80余种、近400部、2000多万字。代表作有《女兵自传》等,相继被译成英、日等10多种语言。其中《小桥流水人家》被选入2013年人教版实验教科书语文第八课。

七七事变后,谢冰莹为救祖国危亡愤而返国,组织“战地妇女服务团”,自任团长开往前线。在火线上救助了大批伤员,并做了大量的宣传鼓动工作。抗战爆发后组织湖南妇女战地服务团,赴前线参加战地工作,写下《抗战日记》。

抗战后期还在重庆主编刊物。曾任北平女师大、华北文学院教授。1948年,赴台湾任台湾省立师范学院(后改为师大)教授。

1971年,因右腿跌断退休。谢冰莹在美国旧金山度过晚年,曾下决心回大陆省亲,但遭到台湾当局的极力阻挠,最后不得不放弃探亲的打算。

2000年1月5日,新千年的钟声刚刚敲响,蜚声文坛的“女兵”谢冰莹将军,在走过了几乎整整一个世纪的路程后,在美国的旧金山溘然长逝,享年93岁。

(壹点号《节日研究》出品,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翟恒水 综合整理,参考资料:赵一曼、胡兰畦、谢冰莹,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 翟恒水
    翟恒水写留言
    民生新闻报料、生活遇难题、炒股技巧、探访历史和养生请@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