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海外的康有为,晚年醉心于策划一场“种族灭绝”

壹点号昱见06-12 11:55

在我们的教科书中,掀起戊戌变法的康有为,在变法失败之后就流亡海外,此后在历史记忆中的位置更多是一个以拥护光绪皇帝为己任的保皇派。然而,事实上,晚年流亡海外的康有为,除了忙活他的保皇事业外,还对一件今天看来很不政治正确的事情出奇着迷——成天琢磨着怎么对黑人进行种族灭绝。



事情要从康有为的一个梦想开始说起,据康有为自述,他在1884年就开始“演大同主义”,所谓“演大同主义”,就是人类怎样走向绝对平等的道路,这听上去还挺正能量的,甚至还有点“因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的范儿,而且康有为对这件事出奇上心,即便在流亡海外过程中,还会写几笔他的《大同书》。据说在最初的大同书中,康有为设想了一个人类无分人种绝对平等的社会,不仅白人和黄种人要平权,而且要让黑人和棕种人(东南亚人种)“皆平之”。但问题在于,戊戌变法失败后,康有为一度去了美国,在旧金山登陆时,他第一次见到了黑人,这一次见面让他彻底转变了先前的态度。

于是在1902年避居印度时,康有为终于完成了整部《大同书》书稿。而在这本书稿中,对黑人的平等计划,成了一部赤裸裸的种族歧视和种族灭绝主义的大杂烩。

在康有为的设想中,实现世界大同,最好所有人种都是白种人,退而其次也只能是白种人和黄种人的世界,康有为认为“白人、黄人才能、形状相去不远,可以平等。”但黑人“铁面银牙,斜颔若猪,直视若牛……望之生畏。”因为长相“丑陋”,其他人种很难给予黑人平等,他们会被白种人驱赶和屠杀,康有为举例说,美洲和澳大利亚的土著即被屠杀殆尽。

接着,他根据美国当时的历史推论,黑人即使生活在美国这样的国家,也会因为长相等原因,不能获得平等,即便“学识才能绝出”,也会因为“形色不同”被全社会排挤,这显然会阻止人类平等的大同世界到来。所以,要实现人类平等大同,首要任务便是改造人种外形,因为黑人外形“丑陋”,白种妇女肯定不愿意同他们“交合”,这些“丑陋”的黑种人也就无法自然淘汰,所以需要借助强制手段进行改造。

康有为设想了强制改造黑人的方法,其一,设立“迁地之法”,通过强制方式,逼迫黑人迁往温带、寒带,使他们不能“守其热地以世传其恶种”。其二,通过“杂婚之法”,使迁居的黑种人与黄人、白人杂交,逐步改造他们的外形,为了达成这一目的,必须对通婚的人进行鼓励,以使改造能够持续进行,从而最终完成对黑人的改造。

这还没完,康有为认为,完成对黑人的外形改造只是初级阶段,之后需要进行深入灵魂式的改造,第一步是改变黑人的饮食习惯,让他们像白人、黄人一样吃喝,以祛除他们身上的气味。第二步则是设立淘汰法则,康有为称之为“沙汰之法”,即规定黑人中有“性情太恶、状貌太恶或有疾者,医者饮以断嗣之药绝其种。”也就是说通过“化学阉割”的方式,使“丑陋”或有恶行的黑人不能传宗接代,如此持续数百年,则黑人的“恶种”就会被淘汰殆尽。

为了表明自己的观点,康有为还特别制定了一张人类进化表,明确人种有贵贱之分,需要通过不断改造,最后才能使黑、白、黄人种合一,智愚相同,体格相同,简而言之,即通过强制改造,使“全地人种,颜色同一,状貌同一,长短同一,灵明同一。”

有人比较过康有为的大同书与数十年后纳粹主义兴起后对世界未来的规划,发现除了改造世界手段不同(一个提倡混血改造,一个推崇种族灭绝),其对人种的判断标准和对未来世界构想竟然都是出奇一致的——都是那个时代最为流行的白人至上理论。

“通往地狱的大门口往往是用鲜花装饰的”,鼓吹“人类大同”的康有为,最终却得出了要让黑人种族灭绝的结论,这样的事实确实令人不胜唏嘘。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王昱

(壹点号 昱见)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 王昱
    王昱写留言
    从游戏、历史、国际到一切,一切有趣的问题都欢迎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