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节追忆|那年,花第一笔巨款五毛钱买了本小人书

壹点号鲁北往事06-03 11:15

小时候,要能得到一本小人书,简直比吃顿好吃的还要欢喜。

平日里跟着父母赶集上店,无外乎两个目的,磨着父母给买俩包子、买本小人书。

网络配图

那时每本小人书的价格都在两三毛钱左右,现在看着不贵,可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已经是价格不菲了。

记得有一年,正月十五,方圆几十里内各个村庄的秧歌队都到邻村演出、祭桥,周边村庄的男女老少凡是能出得了门的都去看热闹,我跟着父母也加入到了看热闹的人流中。那时,好多小商小贩也闻风而来,卖甘蔗的、卖糖葫芦的、吹糖人的、卖印版的,自然也少不了卖小人书的,清一色都是小孩子们喜欢吃、喜欢玩的东西。

虽说平日里乡亲们挣钱不易,都是汗珠子摔八瓣挣出来、从鸡腚眼里抠出来、从牙缝里省下来的,都不舍得花钱。可有那爱子的心在那里跳着,谁能禁得住孩子的软磨硬泡?

头天晚上我就盘算好了,要借着这次机会买本自己喜欢的小人书。到了那人山人海的演出地点后,我好说歹说跟母亲要了五毛钱,然后约着几个小伙伴从人缝里钻出来,径直往事先“侦察”好的卖小人书的摊位那里走去。

中间路过一家包子铺,走到那里的时候,闻着空气中弥漫的刚出笼屉的包子味,我的腿就像被钉了钉子一样,说啥也走不动了。一想到那包子皮里面的羊肉丸、满口流的汤汁,我的喉结迅速蠕动着,不停地咽着口水,其他几个小伙伴也跟我一样,停下脚步,馋猫似地望着那热气腾腾的包子,眼睛里透着无限的渴望,喉结也在不停地蠕动着。

终于有一个小伙伴忍不住了,拿着从他母亲那里要来的钱走上前去,买了两个,就丝丝哈哈地吞吃起来,活像一条饿极了的小狼。看着他的吃相,我们几个更馋了!

怎么办?怎么办?手心里那张皱皱巴巴的五毛钱已经被我展开了好几次,那时包子一毛钱一个,五毛钱能买五个,足够我解馋的了,我眼看就要绷不住了。可是,那令我朝思暮想的小人书还没买呢?思量来思量去,我下定了决心,这里不能再待了,再待上一分钟我也会被那包子俘虏的,于是张开嘴巴冲着空中连着深深地吸了好几口包子的香气,便拽着其他几个小伙伴快步向卖小人书的摊位跑去。

到了那里,花花绿绿的小人书令人眼花缭乱,看看哪本都舍不得放下,索性就借着挑选的由头先看个痛快,可禁不住那卖书的再三地嘟囔:“小家伙,到底买还是不买啊,看你那手脏的,别把书给翻脏喽!”

年龄再小,也总有自尊心。经人家这么一嘟囔,哪好意思紧着磨蹭,于是便草草地走马观花似地又赶紧翻了几本,最终挑选了一套上下册的《东方》,一看后面的定价,是四毛九分钱,想想也很心疼,左思右想,最终还是买下了。

这是我从小到这么大花的第一笔巨款。原打算买本小人书有点剩余,自己偷偷存着呢,结果只剩下一分钱了,光够买块糖的。

其他几个小伙伴也都买了自己心仪的小人书。这时轮到那个买包子吃的傻眼了,因为他母亲就给了他两毛钱。看我们都买了小人书,他凑上前来,想要看个新鲜,结果无一例外被挡了驾:“不给,谁让你刚才吃包子馋我们来着!”

小人书到手,我们就晃着手中的小人书兴高采烈地往回跑,可我们都不再往人缝里挤了,而是躲到一边看起各自的小人书来,那个吃包子的家伙就凑到跟前跟着看,我当时故意将小人书快翻,看他那猴急猴急的样子,心里升腾起一股主人翁的自豪感。

眼看着到了晌午歪,演出已经结束了,我们还浑然不觉,直到被父母找了来才从地上起来跟着往家走,可走几步,就忍不住掏出小人书来看几眼,总也看不够。

到家匆匆吃过几口饭后,钻到里屋继续看,我已经深深地被小人书里的故事吸引了。依稀记得那本书里的女主人公叫杨雪,是一名志愿军军医,虽然是简笔画,可是看上去英姿飒爽,格外好看,至于其他的故事情节却早已模糊了,但当时的的确确被里面的爱恨情仇感染了,有时候会看得心疼不已,有时候又恨得牙根痒痒,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自己一直往下看,直到看完为止。

过上几天,只要放学回到家,还要拿出来再看,总也看不够,每次看都觉得新鲜。待到翻得差不多了,就开始和其他小伙伴交换着看,只要手中有小人书,就有和人交换的本钱,因此,表面上看是买了一套小人书,实则是换来了看好几本小人书的权利。

那个时候,先后看过《水浒传》、《岳飞传》、《上甘岭》、《小兵张嘎》、《野火春风斗古城》、《瓜棚传奇》,还有好多现在已经想不起名字,有些是自己买的,更多的是跟别的小伙伴交换着看的。

自己买来的,反复看、借出去看之后,再细心地把它们存放起来,就好像是自己收藏的宝贝一样,印象中,我前前后后存过不下二十本小人书。

正是通过这些构图简单、文字简洁、图文并茂的小人书,我学到了很朴素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知道了要做有用的人、正直的人,要爱党爱国爱民族爱社会主义,要跟侵略者血拼到底,要当“忠臣”,不能当“奸臣”,当“好人”,不要当“坏蛋”,当“英雄”不要当“汉奸”,当好人、忠臣、英雄,虽然往往会牺牲性命,可都会被后人惦念,那些奸臣、坏蛋、汉奸却都会死得更惨,死后还要被人唾骂。

那些小人书陪着自己度过了简单而又快乐的童年,上中学后,不知道是学习的任务重了,还是自己的心气变了,那些小人书竟然渐行渐远,再到后来,不知什么缘故,那些小人书居然全都不见了,也许是被自己的弟弟妹妹给拿了去,也许是被亲戚家的小孩儿给翻走了。

时至今日,那些小人书已经成为藏书界里的上品,当年一套几毛钱的小人书现在能卖到一百多元,而现在的小孩子们看得都是些什么呢?《果宝特工》、《植物大战僵尸》、《阿衰》等等,尽管装帧精美、画面漂亮,孩子们看得也是津津有味,可依我看,跟从前那些小人书相比实在是差得很远。

(壹点号 鲁北往事)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