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法战争中内斗的法国 皇帝、元帅率军主动投降 普鲁士渔翁得利

壹点号当狗容易做人难05-10 13:29

普法战争

1870年普法战争可以说是欧洲历史上一个重要节点,从此欧洲大陆从英法俄三强鼎立变成英德法俄四国争霸,最终酿成了一战的爆发。其实在当时法国的综合国力远超过没有统一德国的普鲁士,对于法国的轻易战败可以归结到装备、战术、后勤、兵力等多个方面,但在我看来法国最大的问题是缺乏稳固、有威信的领导层,国家凝聚力不足,在前线战事不利的情况下自己内部先分裂,错过了重整旗鼓对抗普鲁士的机会。

拿破仑三世

普法战争时期统治法国的是拿破仑三世,他是法国最著名的军事统帅拿破仑·波拿巴的侄子,他的一生几乎都在效仿拿破仑。拿破仑三世在军事和政治上缺乏拿破仑那种惊人的才能,1831年烧炭党运动、1832年斯特拉斯堡暴动、1840年里尔叛乱等等,拿破仑三世策划的行动次次失败,狼狈收场,他最终能够加冕成为法兰西第二帝国皇帝,可以说全靠法国混乱的局势和拿破仑的威望荫庇才成功的。

1815年滑铁卢战役兵败,拿破仑·波拿巴被流放圣赫勒拿岛,此后强大的法国陷入沉沦。在内部,君主主义者、共和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等各种思想混杂,陷入内斗,法国换政府和换衣服一样频繁,整个国家动荡不安;在外部,惧怕法国东山再起的欧洲各国联合打压法国发展,法国威势不在,差点成为英国的小弟,这不但损害了法国资产阶级的利益,更刺痛了法国人民的自尊心,就是这种情况下拿破仑三世崛起了。

拿破仑三世

拿破仑三世因为出身的原因长期流亡国外,不论是法国奥尔良王朝,还是法兰西第二共和国都对他很是防备。但是拿破仑三世也不是啥也不干,先后写了《拿破仑思想》、《论消灭贫困》等书,宣传拿破仑主义能振兴法国、自己是拿破仑的正统继承人等论调,这给了当时陷入迷惘的法国人很大的希望。

在深信“拿破仑神话”的法国人民支持下,1848年6月,拿破仑三世成为巴黎、荣纳、科西嘉、下舍朗特议员;1848年12月,拿破仑三世以压倒性的优势当选法国总统;1851年12月,拿破仑三世发动军事政变,解散国民议会,并以全民公投的方式修改宪法,成为独裁者;1852年11月,拿破仑三世就法国恢复帝制问题进行全民表决,以97%的高支持率通过决议,12月2日拿破仑三世正式称帝,建立法兰西第二帝国。

背负多大的期待,就要背负多大的责任。拿破仑三世获得的高支持率,是因为法国人民相信他能像拿破仑一样,带领法国再度走向辉煌,当拿破仑三世做不到的时候自然将其打落尘埃。

拿破仑三世

拿破仑三世执政初期还是很有作为的,在他的带领下法国完成了工业革命,经济繁荣,巴黎成为世界金融中心之一;法国殖民地快速扩张,建立起了世界第二大的殖民帝国;在对外战争上击败沙俄、奥地利,重新树立了法国在欧洲的威信。一切看似很美好,但是拿破仑三世的浪漫主义和摇摆不定,使得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统治摇摇欲坠。

在对外战争上法国虽然取得了一系列胜利,但是因为拿破仑三世的决策失误,法国并没有得到什么实际的好处,反而得罪了欧洲各国,债台高筑;在对内执政上,拿破仑三世的政策总是改变,将曾经支持自己的各阶层都推到了对立面,国内底层民众生活困苦,反对派势力不断壮大。就是在这种内外交困下,普法战争爆发了。

普法战争的爆发核心原因是德法争夺欧陆霸权,表面原因是西班牙王位继承问题,直接原因是铁血宰相俾斯麦发出的埃姆斯密电激起德法间的仇恨。而拿破仑三世为了稳固皇位决定率军亲征,这是灾难性的,首先拿破仑三世从来没有过大规模军事指挥经验,当时身体健康还存在问题,造成了前线法军指挥混乱;其次拿破仑三世离开巴黎,给了反对派们动手脚的机会。

拿破仑三世投降

普法战争中,法国内部各种拖后腿的行为非常严重,比如拿破仑三世以为前线有40万法军,但等他真到了前线却发现仅有20万军队,还缺乏武器装备、作战物资;再比如初战受挫后,法军应该后撤调整部署,但是法国内部的反对派大肆抨击后退行为,使得前线法军不敢后撤,给了普鲁士围歼法军主力的机会;再比如法军从1870年8月6日就开始显露颓势,但是直到9月2日拿破仑三世战败投降,一个月时间连个援军都没有,太不可思议了;再比如色当战役拿破仑三世投降,法兰西第二帝国解体,但是法国各方势力没有团结一致抵抗普鲁士的进攻,反而争权夺利、自己人先内战了,法军莱茵集团军司令巴赞元帅甚至于直接叛变带领17万大军投降普鲁士。

战场上的失败并不可怕,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被攻破。比如二战时期的苏德战争,苏联在开战初期被德军打的节节败退,数百万军队伤亡,但苏联军民上下一心,莫斯科阅兵大涨士气,最后经过奋战赶跑了纳粹德国侵略者。而普法战争中的法国伤亡撑死不到10万人,可以说是在实力依旧强大的情况下败于内部斗争,让普鲁士捡了便宜,停战条款从法国承认德国统一、赔款2亿法郎增加到法国割让阿尔萨斯-洛林、赔款50亿法郎,法国亏大了。

拿破仑三世和俾斯麦

在色当战役法军投降之前,拿破仑三世对身边的人说“事实上人们在赶我走。人们不愿我留在军中,人们不愿我呆在巴黎。”可见对于法国内部分裂的局势,拿破仑三世还是有清醒认识的,只不过能力不足难以解决。普法战争对于法国的唯一好处就是在复仇的旗帜下,法国各个阶层终于团结一致,迅速赔付了50亿法郎战争赔款,之后不断扩军备战、拉拢盟友,终于在一战中一雪前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