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战役竟有12位国民党将军殉国!耻辱的中条山战役

壹点号说古谈今05-09 23:15

1941年5月7日,中条山外围日军在航空兵的支持下,由东、北、西三个方向对国民党军队展开全面进攻。中条山战役前后历时一个多月,中国军队由于事前准备不足、又缺乏统一指挥,除少数突围外,大部溃散。而对中条山战役的损失情况,国民政府始终没有一个确切的统计。战后,据日本披露的一些资料显示,当时国民党军队被俘虏3.5万人,阵亡将士4.2万人,总伤亡超过8万。而日军仅战死673人,负伤2292人。中条山战役给积极“剿共”的国民政府沉重打击,被蒋介石称为“抗战史上最大之耻辱”。

中条山战役中,有12位少将以上职衔的国军将领殉国,其中有9人战死或自杀,还有3人被俘后被日军杀害,死伤的校官也不下几百人,这在14年抗战史中都是少见的。特别是第3军中将军长唐淮源自杀殉国,体现了中国人宁死不屈的铮铮铁骨。 

这12位殉国的将军是:

唐淮源 第3军中将军长

第3军与第80军、第17军联合联合防守中条山西部的垣曲至桑池一线,第3军居中,第80军、第17军分居两翼。战斗自5月7日下午3时打响,战至10日凌晨,第80军、第17军已全线溃败,第3军阵地也被攻破。   

唐淮源 第3军中将军长

10日上午,唐率部退到温峪一带,准备经此撤向五福涧,但由马村北进的日军挡住了南进的去路,双方在此进行了激战。第3军遭到重大伤亡,遂向东北、西北方向退去。 唐率一部退向西北方面的大寺坪、马蹄沟。12日,退到尖山,在此陷入日军四面包围之中,三次突围均未成功。此时,天降滂沱大雨,弹尽粮绝,军直属部队伤亡过半。唐淮源仰天长叹一声:“我如何能作俘虏?”遂举枪自尽,时年56岁。

寸性奇 第12师中将师长

第12师隶属第3军。5月9日,第3军阵地失守,在突围撤退过程中,第12师跟随军部行动。5月12日中午,寸性奇率部在水谷朵高地与日军激战时,胸部和腰部中弹受伤。    

寸性奇 第12师中将师长

13日拂晓,第12师突围至胡家峪,又遭敌截击。身负重伤的寸性奇由士兵扛着,亲率所部与敌苦战,不幸再次负伤,右腿被日军炮弹炸断。寸性奇命令副师长杨玉昆指挥部队突围,杨氏离开前又命令第3营营长李振邦确保寸性奇安全。李振邦一行转移途中,寸性奇为使第3营免受拖累而拔剑自刎,牺牲时45岁。

位于腾冲国殇墓园的寸性奇之墓

邢清忠 第65师中将师长

据民政部主办的中华英烈网所述,14日,刑清忠率部向太岳山区突围时,中弹牺牲,时年42岁。    

关于邢清忠之死,也有另外一种说法。据《嵩县县志》记载,“1941年春,邢肺结核病重,军长(应为总司令注)刘茂恩再三劝其住院治疗,邢鉴于中条山战争紧迫,拒绝住院。后,刘茂恩强令其赴洛就诊,途经渑池,吐血不止,服药无效,病逝”。   

金述之 第3军军械处少将处长

日军开始进攻时,第3军奉命守备中条山西部的垣曲至桑池一线,与第80军和第17军协同作战。5月8日,日军第36师团对第3军阵地发起猛烈攻击。 

为了保障第3军一线部队的弹药补给,金述之不顾敌军飞机和大炮的轰炸,不仅指挥弹药的输送,而且亲自扛起弹药箱随士兵一起送往前线移动。8日下午,在运送弹药途中,金述之遭到日军轰炸机的轰炸壮烈牺牲,时年49岁。    

王竣 新编第27师少将师长

陈文杞 新编第27师少将参谋长

隶属于第80军的新编第27师承担中条山西部西村、牵梨园、王家窑头、杨家窑头一线的守备任务。日军第37师团于5月7日下午3时发起进攻,至8日晚,新27师三道防线都被突破,且伤亡极大。   

9日中午,未及休整的新27师奉军长孔令恂之命退守太寨村,以保障白浪渡口安全。下午4时,第37师团先头部队在飞机、大炮的配合下向太寨席卷而来。新27师各处阵地与日军激战,无奈对方火力实在强大,丢失据点甚多。为了收复失地,师长王竣决定带领参谋长陈文杞等上前线反击。王竣要求参与反击官兵:“奋力死战,只能在战斗中求生存,万一不行,大家都为国献身。”陈文杞带头冲锋,誓言:“有敌无我,有我无敌;不成功,便成仁,此其时矣!”    

王竣 新编第27师少将师长

反攻过程中,部队突遭日军轰炸机的低空扫射轰炸,在一场混战中,王竣、陈文杞等多名军官牺牲在太寨村西的雷公庙岭附近。王竣牺牲时39岁,陈文杞年仅35岁。 

梁希贤 新编第27师少将副师长

新27师在师长王竣、参谋长陈文杞牺牲后,副师长梁希贤承担起指挥重任,继续率领部队死守太寨村。10日上午,日军将太寨村占领。    

梁希贤带领剩余士兵打算渡河撤退,但当部队行至黄河渡口南沟时,岸边并无足够渡船。此时,第80军军长孔令恂已丢弃部队逃离前线,而身后日军即将尾随而至。梁希贤感到事已不可为,为免被日军俘虏,他跳入黄河自杀,年仅41岁。  

金崇印 第17军少将参谋长

第17军、第3军、第80军协力守卫中条山西部山区。日军于5月7日下午3时攻击第17军阵地,17军不支,被迫撤退。8日上午,17军被包围,仍节节抵抗,勉力坚持。   

11日夜,当17军军部转移到申家沟时,突然与日军遭遇。激战中,金崇印为保护军长安全,亲率一部向日军发起冲锋,不幸中弹被日军俘虏。   

为了使金崇印投降,日军威逼利诱,许以高官厚禄,甚至散布伪造的金崇印投敌言论。金崇印都不为所动。日军见劝降无效,于7月16日将金崇印枪杀。金崇印牺牲时46岁。   

万金声 第15军少将附员

战役一开始,第15军防守的中条山北部阵地遭到猛烈攻击,伤亡十分惨重。战至5月11日凌晨,第15军决定分散向北突围。15日凌晨,第15军进至阳城县境时,与日军遭遇。万金声中弹身亡,时年51岁。  

张世惠 第14集团军参谋处少将处长

第14集团军奉命担负中条山北部的防御。5月7日夜,第14集团军阵地遭日军猛攻。战至11日,该军难以抵挡日军强大火力,各部分散突围。    

13日夜,总司令刘茂恩率集团军总部向阳城以南转移,张世惠负责殿后。16日上午,张世惠遭遇日军。激战中,补充团团长杨人溪阵亡,张世惠受伤被俘。日军将张世惠等30多位被俘的军官及士兵押至一个山沟审问。张世惠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与10余名军官被日军用机关枪扫射身亡,张世惠时年44岁。


刘克信 河北民军少将参谋长

中条山战役开始之前,河北民军驰援位于中条山西部的第5集团军。自5月7日下午战至9日,日军已全线突破中国军队的防线。10日,退至贺雨村的河北民军奉命突围。

11日上午,刘克信率部转移到野猪岭时,突遇日军。在冲锋时,刘克信遭到日军机枪扫射,腹部中弹,肚肠外溢。在此情况下,刘克信仍命卫士搀扶他继续督战,终因伤重而牺牲,时年49岁。    

李石安 第12师政治部少将主任

战役开始后,第12师根据第3军军长唐淮源的安排作为预备队使用。5月10日,第12师奉命突围撤退。李石安在前线指挥作战时,不幸和妻子连同几个月的婴儿一起被日军俘虏。    

一天早晨,日军对被俘军官及其家属进行严刑逼供和利诱胁降。李石安始终不为所动,日军士兵当即调戏和侮辱李的妻子。   

李石安乘敌人不备,从墙角下操起斧头,猛地向敌审讯官砍去。敌人一拥而上,他持斧头与日兵10余人展开搏斗。因寡不敌众,被日军乱刀刺死,其妻朱波君连同几个月的婴儿也同时遇害。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康鹏,图片来自网络)

下载齐鲁壹点客户端,关注本壹点号——说古谈今,就能查阅以前的文章并能第一时间看到更新。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