俾斯麦毕生奉献,统一德意志,为何被称魔鬼

壹点号村中无人对局04-14 16:18

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现代史教授克里斯托弗·诺恩在他的代表作《俾斯麦传》中,开篇第一句话:

帝国的缔造者,现代化的拦路虎和白色革命家,军事家,老百姓,战争发动者,和平主义政治家,民族英雄和天才,德意志邪恶的幽灵和魔鬼。

诺恩说的正是《俾斯麦传》的主角,19世纪下半叶德国的“铁血宰相”俾斯麦。

中国的历史课本中,给了俾斯麦很高的评价。而俾斯麦的一生,也确实是无比辉煌的。1862年俾斯麦担任普鲁士首相后的第三天,他在普鲁士下院的首次演讲中他说了一句话:“当代的重大问题并非通过演说和多数派决议就能解决的,而是要用铁和血来解决。”正是因为这句话,他从此被世人称为铁血宰相。

但是俾斯麦在统一德意志的过程中,最大程度的使用了他的智慧和意志,让德国人在统一和崛起的过程中,尽可能的少流血。

1863年,俾斯麦的三次王朝战争来开序幕,他首先向北欧相对弱小的丹麦开战。由于当时的普鲁士还比较弱小,因此列强并不在意,而且普鲁士在夺取丹麦的一部分领土后,还送了一半给奥地利。因为俾斯麦的精密筹划,各个大国对普鲁士的崛起并没有担忧。

1866年普奥战争前,普鲁士首先不断对奥地利让步,奥地利变得愈发贪婪,要求普鲁士出让从丹麦夺走的全部领土,这让奥地利在道义上处于劣势,因此普奥战争的的借口也是奥地利一方违约。战前俾斯麦首先牺牲土耳其利益拉拢俄国,随后假装同意法国占领汉堡和莱茵河,与意大利签署了战争同盟关系,南北夹击奥地利,德意两国的友谊,也从此开始。结果奥地利在战争中失败险些亡国,但是俾斯麦认为奥地利体量过大很难吞并,普鲁士的首要任务是兼并和回收那些德意志小邦,就只是简单的将其驱逐出德意志联邦,没有趁势消灭这个国家。

1870年,俾斯麦首先在电报中辱骂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导致法国首先对普鲁士宣战。俾斯麦以此为借口,煽动法国控制的南德意志联邦的同胞反抗法国压迫。南德意志的人并不知道俾斯麦辱骂拿破仑三世,只知道多年来四分五裂的德国需要向法国人交钱,现在又见到法国人首先宣战,因此民族感情被激发,团结起来击败了法国。普法战争胜利后,巴伐利亚等地被普鲁士吞并,德意志共和国完成统一。虽然阿尔萨斯和洛林历史上确实是德国领土,但法国已经治理很久,小学课文《最后一课》中把普鲁士当成侵略者,也说得过去。

普法战争进行的过程中,欧洲大陆的强国英俄两国担心德意志从此崛起,曾经有过干涉的计划。但是俾斯麦以他高超的外交手段,首先言语上承认了英国对世界的领导,再一次用其他国家的领土满足了俄国的需求,从而让英俄两国保持中立,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日后让他们苦不堪言的大国诞生了。

我们看到,俾斯麦的存在让整个德国从无到有,并且变强。欧洲各国都曾经因为俾斯麦而感到困苦,如果说奥地利、丹麦、法国、英国等国家讨厌俾斯麦这还是非常合理的。但是为什么德国人自己也要称俾斯麦是“德意志魔鬼”呢?要知道德国在统一的过程中虽然发生了流血牺牲,但是俾斯麦已经发挥了他的智慧,让战争伤亡减少到了最低。相比较国家分裂可能引起的伤害,统一带来的益处远远大于这些牺牲。

其实这跟德国人的思维方式有很大的关系,近现代以来大批哲学家的涌现,正是因为他们思辨的思维。而俾斯麦在担任宰相期间,确实对整个德国历史甚至人类历史,都产生了“魔鬼”一样的作用。

本来一种先进的体制已经在德国实施,是俾斯麦摧毁了它。

1848年欧洲发生了激烈的工人运动,各国纷纷妥协,德国当时也已经建立了一个类似于英国的议会,权力很大,他们与皇室矛盾很深,德皇威廉四世曾经拒绝接受议会授予的皇帝称号,表达对议会的不承认。俾斯麦上任之后,他首先利用工人阶级去遏制资产阶级和议会,逐渐在德国建立了军国主义体系。

后来德皇威廉二世和希特勒之所以能够轻易的发动两场世界大战,都与俾斯麦在德国形成的这种系统有关系,议会总是被轻易的废掉。尤其是是1882年,正是俾斯麦的推动下,德国、意大利和奥匈帝国才形成了三国同盟,直接造成了后来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俾斯麦的形象被协约国直接用来代表德国

抛弃了与工人的合作

德国统一后,他开始抛弃与工人合作,镇压工人运动,阻碍了德国社会的进步。虽然​他通过立法,建立了世界上最早的工人养老金、健康保险制度、社会保险,但都掩盖不了他的独裁本性,这为德国后来发动世界大战从上层建筑埋下了伏笔。苏联历史学家叶鲁萨里姆斯基评价俾斯麦:1848年不彻底的革命的掘墓人。

从这个角度看,俾斯麦虽然建立了一个铁一样的德国,但是却把德国人的心也变得像铁一样冰冷,给整个人类历史都埋下了祸害。值得一提的是,1898年俾斯麦去世时,德意志报纸刊登了他向德皇威廉二世辞职信,信中俾斯麦强烈的指责威廉二世不应该破坏与俄国的友谊。在俾斯麦的心中,德国下一步的打算是牺牲东部的利益给俄国,然后去全力对抗法国和英国。从后来的历史进程看,幸好德国人最后没有按照俾斯麦的思路延续下去,否则他将不仅是德国和欧洲的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