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小壹

齐鲁晚报智能报料小助手

报料

【青未了】一棵树专栏 | 最是腊月年味浓

心梦文学

  01-18 10:46  

进入

“年味”是袅娜着缕缕热气的腊八粥的甜甜腻腻,是香透心尖的那锅年肉的咕咕嘟嘟,是张贴春联置备年货的热闹喜庆,更是家人团聚的其乐融融。

文|一棵树     编辑|燕子   图片|网络

俗语说“过了腊八就是年”,如今,“过年”已经拉开了序幕,一碗软糯甜润的腊八粥,开启了农历新年这传统岁节的热闹吉祥。

腊月是记忆行囊里那些无法忘怀的幸福与欢喜。儿时的心田里,过年最盼望的就是红头绳、新衣服、压岁钱。过年,红头绳可以愿意扯多长就扯多长;过年,心心念念的新衣服可以安心穿在身上不必担心再被哄骗着脱下;过年,可以拥有崭新的五角毛票,暴富一回。尽管,有母亲“压腰钱,招财进宝,可别乱花”的叮嘱。我们姊妹每个都美滋滋地接过手,头点得像鸡啄米,连声回应“知道,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已经早早地造进第二天的恢弘计划去了呢,或摔炮,或琉璃球,或连环画册,或奶糖……

腊月是万丈红尘里最富贵最诱人的一种热爱与美味。寒凉的腊月,无论城市还是乡村,无论大街还是小巷,家家户户不约而同豪气无比地蒸、煮、烹、炸,其浓密厚重的香气将腊月熏醉得袅袅娉娉、盈盈若水。菜馍、花糕、黏豆包,丸子、炸鱼、熬白菜,腊肉、水饺、猪皮冻……一种从小到大习惯的味道,是一份种植在记忆里的思念和热爱,无论世事多么嶙峋,光阴如何流逝,都不能使它面目全非,甚至丝毫更改。这是家的味道,亲人的味道,治愈的味道。倔强固执的味蕾简直就是身体的另一个故乡。

腊月是摇醒乡愁的最柔软的呼唤与期盼。回家过年,似一根光阴抛出的射线,以故乡为端点,一次次拉长游子的思念。为了理想离去,为了念想归来。无论春运怎么恐怖、艰难,相聚多么匆匆、短暂,再远的漂泊,再大的风雪都阻止不了回家过年的信念和脚步。一纸薄薄的车票,承载了太多无以言说的乡愁;一声轻轻的叮咛,寄托着太多难以言传的期盼。每一次团聚都是生命里的唯一,每一次团聚都是永恒的记忆。

腊月是挥手旧岁旧我旧事旧情的勇敢和奔赴新年新我新天新地的坚定。一年的努力与艰辛,一年的冷暖与悲喜,所有的一切都打上流年的烙印化作记忆长廊里或柔软或坚硬的的诗篇。一年年的腊月在沉淀、在成熟、在丰满,一年年的我们在行走、在成长、在收获。腊月,旧年之尾声,新年之序曲,新春之开端。每个人都在腊月里期盼新一轮四季里的喜乐安康,万事如意,梦想成真,幸福吉祥。

距离农历腊月结束尚有十几天,行走在中国大地上,似乎已经沦陷进红色的海洋。红红的春联、年画、窗花,红红的灯笼、福字、挂鞭,红红的各色商品,红红的笑脸,红红的祝愿……一切有形无形的红色,加上融合的“虎”元素,喜庆红火中烘托出虎年虎虎生威的风骨,满满的春节仪式感。在这充溢浓浓年味的传统风俗意境里,是人间烟火与凡人心境的完美交融,是虎啸丰年的图腾与幸福吉祥的祝愿一次盛大旷世的紧紧相拥......

“年味”是袅娜着缕缕热气的腊八粥的甜甜腻腻,是香透心尖的那锅年肉的咕咕嘟嘟,是张贴春联置备年货的热闹喜庆,更是家人团聚的其乐融融。春节蕴含着浓得化不开的亲情乡愁,更蕴含着根植在骨子里深沉的家国情怀。家国从来是同心。今年春节,疫情又起,无论身处何方,深情依旧。愿我们的心与家人依然亲密地依偎在一起,心灵的底座上,镌刻的,依然是灵魂深处的家国之情,最美的中国年,以及身边最特别的年的气息。

作者简介:郭晓兰,网名一棵树,郓城县实验中学教师,菏泽市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

壹点号心梦文学

特别声明:本文为“壹点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个人观点。齐鲁壹点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值班审读:董加民
阅读 1.2万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