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小壹

齐鲁晚报智能报料小助手

报料

一棵树|清菊

心梦文学

  2021-09-18 09:27  

进入

图文|一棵树  编辑|淑为    图片|均来自网络

     书桌上有枚一元的硬币,无意间把玩,猛地发现一种惊喜,上面是菊花图案吔,怎么早就没有发现呢?真是越司空见惯的东西越不留意。如今“菊花”两个字说出来,陡然满室清香。有些文字,天生带有属类的气息,轻肌弱骨,金蕊流霞,纯净透明,淡雅幽香,枝叶婆娑,脉络清晰。

      菊花,无艳无妖,凌霜绽妍,跻身花中四君子,十大名花,世界四大切花。杜甫诗云“寒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其它的花都出尽了风头,她才在秋风的一呼再唤之下,犹抱琵琶半遮面地走着小碎步姗姗而来,初开金粟,孤芳深隐。或许太孤高清傲了吧,不想与任何花较量,不屑与任何花较量,才选择了这样寒凉的九月。

      人说篱边疏菊。水尽山穷的尽头才是疏篱。萧疏,素朴,是以少少许胜多多许惜墨如金的八大山人的水墨,有惊心动魄的空旷荒凉,又有不动声色的孤傲绝俗。“墨点不多泪点多”,是闲抛闲掷的野藤 ,是无处可卖的稀世明珠 ,是那位人比黄花瘦的女子面对满地黄花堆积的伫立凝眸。

      菊花香雅了多少歌赋诗词?歌着的菊花闻得到芳香,而默默吐蕊的菊花,是深秋一个人,一朵行走着的清菊,半醉半醒半浮生,渐行渐远渐无声……

      下班路上,有推着三轮车卖菊花的老人。闻香止步,望着老人一脸菊花般的笑容,耳边掠过几句歌词: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淌。这俗世烟火里的清菊真是令人欢喜。

      世间深情和真情真是太少太少。那情深的花儿,情真的花儿,为谁在寒凉的秋风刮起之时,托捧出层层叠叠的美丽,浩浩荡荡的爱恋与清愁。

     《浮生六记》中说:情深不寿,寿则多辱。芸娘,这个被林语堂盛赞为华夏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和沈复伉俪情深,至死不复,始于欢乐,终于忧患,令人心疼。当爱情和光阴把一切席卷而去,最终留下的,是“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一脉清丽的幽香,那是她内心深处温暖的灵魂的故乡。

     就像傅雷、朱梅馥夫妇 。“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味穷” , 两人才华横溢,优雅温文,淡名泊利, 独立一隅读书、弹琴、译书。却屡遭凌辱。“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为了生命的尊严,两人最终以上帝落泪的方式消失于凄风苦雨中。那张十三条的事务委托单,字字句句战栗着滴血的高贵和温情,那床铺在地板上的棉被,恰是清菊抱香枝头的一抹瘦黄和优雅。

     忆君迢迢隔青天,泪湿衣衫。我把手中的硬币向空中抛起。这清菊,抛掷在晚秋的冷风里,再裹一把光阴的寒凉,她心底的冰清与孤傲,我怎能说得清呀,说不清!

壹点号心梦文学

特别声明:本文为“壹点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个人观点。齐鲁壹点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值班审读:董加民